神刀安全网

易评:Alphabet正在变成自己曾经嘲讽的微软?

文/网易科技 卢鑫

很多年来,谷歌一直以“创业型巨头”自居,并经常嘲笑微软等老牌企业的“反应迟钝”和“不思进取”。然而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谷歌一直引以为荣的“活力”,却也因为股东的压力而变得“势力”起来。如今,自谷歌成立母公司Alphabet以来,公司内部政治斗争愈发严重,虽不尽然都是权力的争夺,但管理策略的冲突、战略规划的冲突已完全显现,以致于曾经花大笔钞票收购来并寄予厚望的公司现在都纷纷站出来唱反调,有的甚至公然要求被出售、被抛弃……

其实整个谷歌内部斗争出现明朗化的导火索是两周前由彭博社曝出的——Alphabet正在兜售波士顿动力(Boston Dynamic)机器人公司的消息。

波士顿动力何许人也?相信不少网友在今年初都曾看过一段Atlas人形机器人的视频。里面介绍了一款由波士顿动力研发的(不少媒体写的是谷歌研发的,也对,但不够精准)可以像人一样直立行走的机器人。该机器人能够搬运5公斤重的箱子,并准确放到货架上,此外还能在雪地里行走,跌倒了还能自己爬起来……可以说,Atlas机器人是目前直立平衡做得最好的机器人,是完完全全的黑科技展示。

易评:Alphabet正在变成自己曾经嘲讽的微软?

波士顿动力并不止Atlas人形机器人一个研究产品。更早之前,网上也公布了该公司的机器狗项目,能跑、能担重物,而且脚踢也无法让其跌到……这种赤裸裸的黑科技展示显然得到了全世界网友的欢呼。可遗憾的是,却未能赢得Alphabet的爱——视频公布后短短几个月,波士顿动力就被贴上了“出售”的标签。

彭博社爆料时给出的解释是——Alphabet认为波士顿动力在短期内难有产品问世,而这是公司无法接受的——这似乎是在告诉人们,如今的Alphabet也不得不为华尔街大鳄们低头了,投那么多钱却看不到产品,未来很难支撑高股价下的每股收益(EPS)指标。

但仔细想一想,谷歌当初成立母公司Alphabet不就是为了要支持长远投资的“登月计划”(Moonshot)研发项目吗?Alphabet的那些生命科学研究,哪一项又是在短期内会有成果的?更何况,波士顿动力的机器狗、直立机器人都已经被美国国防部高级研究计划局(DARPA)重点投资,Alphabet并不需要再投入很多的钱,也不需要担心产品没有出路……所以,“产品研发耗时太长”绝对只是一个公关措辞而已。

继续跟进后,果然有消息指出是Alphabet的高管和波士顿动力的高管存在尖锐矛盾。简单说来就是后者不服前者的管教,要坚持按照自己的理念来设计机器人(基本就是美国军方要求的产品路线),同时也不愿意花时间和派遣工程师配合Alphabet位于加州硅谷的X研发部以研发一款可以面向消费市场的大众机器人产品。

当然,每个创始人都会一点自己的坚持,这是可以理解的。但作为一个子公司,完完全全不配合、不服从母公司的调遣,甚至连技术都不愿意分享,那就肯定是越过了红线。

所以,小编一开始也相信了——波士顿动力应该只是Alphabet旗下的个案,Alphabet还是原来的那个谷歌。直到这周,曾经被谷歌和Nest以5.5亿美元收购的网络安全摄像头公司Dropcam的创始人格雷格·达菲(Greg Duffy),公然站出来反驳和炮轰有“iPod之父”之称的Nest创始人兼CEO托尼·法戴尔(Tony Fadell)……Alphabet内部的问题瞬间变得似乎并没有人们想象的那么简单。

达菲炮轰法戴尔的原因是因为后者在不久前在接受媒体The Information采访时表示,最近有大量Dropcam的员工离职是因为他们不够优秀和缺乏经验。

“他们并没有我们期望的那么优秀……Dropcam并不是一个非常有经验的团队。”法戴尔当时的原话。

面对法戴尔的指责,身为Dropcam的创始人当然无法接受。于是他发出公开信,指出Dropcam的团队尽管只有区区100人,但创造的营收却远高于Nest。达菲笃定Nest不敢公开营收情况,因为这会让其相形见绌。另外,达菲还根据LinkedIn的数据指出,近期已有近500人从Nest离开,这说明Dropcam并不是唯一不满的研发团队。 Nest目前面临着规模太大,活力欠缺的问题,这是大公司的通病,创业型团队接受不了就自然会选择离开。

事实上,Alphabet旗下的Nest还不是唯一存在“员工逃离”问题的公司。去年因为企业结构重组而从X部门下独立出来的生命科学研究公司Verily,在本周早些时候也被专注医疗领域的权威网站statnews曝出有大批早期研究人员和高管人士出逃。该公司目前在招揽新人才方面也遭遇重重阻碍。一位不具名的内部人士表示,Verily如今沦落至此全是因为CEO安德鲁·康拉德(Andrew Conrad),此人在公司内部被认为是一个“分裂且冲动的领导者”。

将波士顿动力、Dropcam和Verily三家子公司的问题摆在一起看,Alphabet眼下面临的困难或许就不再单纯了。成熟型巨头企业普遍存在的官僚主义、内部政治斗争、执行效率低下等问题,似乎今天在Alphabet内部悉数出现。不敢否认Alphabet当前的创造力还是空前强大的,但Alphabet是否在变成下一个IBM却是个值得关注的问题。

小编本来是想说Alphabet是否在变成下一个微软。然而回顾一下微软刚刚结束的2016年Build开发者大会,微软拥抱Linux社区和坚持开放的态度空前积极——Windows将原生支持Linux Bash Shell,SQL Server将推出Linux版本——这在过去的管理下基本是不可想象的。如今的微软已真的不再适合摆在反面教材上,倒是IBM经过那么多年的转型却始终还是找不到过去的创新活力。

当然,小编也不是认为Alphabet从此就要走向下坡。当一家企业过度膨胀之后,必然会面临很多此前从未预料过的难题。我们如今很难看到去创造什么新的东西,大多数情况下都是在现有产品中求新,或者通过收购并投资的方式实现突破——这并不是不好,只是在以上三家子公司的问题凸显后,希望Alphabet能予以重视,而不要成为甲骨文——收一个,废一个,将收购变成杀死竞争或扼杀潜在挑战的手段。

(本文主观性陈述仅代表小编个人观点,不代表网易科技立场)

易评:Alphabet正在变成自己曾经嘲讽的微软? 本文来源:网易科技报道 责任编辑:张祖韬_NT5054

转载本站任何文章请注明:转载至神刀安全网,谢谢神刀安全网 » 易评:Alphabet正在变成自己曾经嘲讽的微软?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