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刀安全网

【清明特辑(二)】|坚守者的离开VS投机者的落败

又是一年清明时,在数个被中国人期待的假期中,这是一个并不轻松的节日,因为这几天有相当一部分人要过的是一个纪念多过欢乐的假期。DoNews整理出了过去一年创业圈那些或值得纪念或应该惋惜的人和事,送给大家,以期同大家一起,进行一场创业者的缅怀,以纪念、以反思、以自省。

(一)坚守者的离开

大众点评张涛:得不到就放手

2015年11月13日美团与大众点评宣布了新人事任命之后,大众点评CEO张涛与公司挥泪告别。从2003年到2015年,张涛掌舵大众点评12年,从2005年开始张涛多次在公开场合谈到大众点评的上市,一谈就是十年,然而最终没能实现。在第十个年头,张涛不得不放手。

说“不得不”是因为他的确已经尽力了:2006年大众点评获得红杉资本100万美元的资金注入,这也是它的首次融资;2008年,张涛表示公司将在2008年实现盈利,并在三年后完成上市,各界也都一致认为发展势头良好的大众点评可以实现这一目标;2010年引入团购商业模式,并期待以此市值能够翻番,不幸的是,大众点评在“千团大战”中溃败,大众点评开始走下坡路;2013年百度拟20亿美元收购大众点评,然而张涛拒绝了,这说明他仍没有放弃大众点评;2014年他选择接受腾讯入股的方式,然而这时他仍期待有一天大众点评能够独立上市;甚至在跟美团合并前,张涛还想股东散发了名为“老A”的回归A股计划,并准备在2016年冲刺战略新三板。然而张涛一切的努力在11月13日这天戛然而止。

可以说张涛已经尽了他最大的努力,最后以离开这种决绝的姿态向外界演绎:得不到就放手。这多多少少都给他的离开蒙上了一层悲情色彩。

58赶集集团杨浩涌: 一山难容二虎

2015年11月25日,58赶集集团对外宣布,杨浩涌卸任58赶集集团CEO一职,但保留集团联席董事长职位。与此同时宣布的还有,杨浩涌创办的瓜子二手车直卖网已完成分拆,将从58赶集集团完全独立,杨浩涌将以个人投资者身份,向瓜子二手车投资6000万美元。

这是继优酷土豆、滴滴快的、美团点评合并之后,又一桩以一方退出告终的合并。此时,距离那场持续了20个小时的车轮战谈判刚刚过去七个月,那次的谈判最终促成赶集和58的合并,而七个月后的今天,又戏剧性地上演了一场分离。而多数人认为,这是在58与赶集合并之初就注定的结局。毕竟,“一山难容二虎”的魔咒哪那么容易被打破?而事后两人好一顿寒暄,姚劲波甚至当众表示,将给瓜子二手车提供排他的服务。怎么看怎么有种得了便宜还卖乖的赶脚……不知道杨浩涌听到这句话时的心情究竟是怎样的。

去哪网庄辰超:负气出走的创业者

2016年1月4日,去哪儿网创始人、CEO庄辰超发布内部邮件,宣布将正式卸任去哪儿网CEO一职,由去哪儿网原执行副总裁和无线事业群负责人谌振宇接任。有猜测称,庄辰超的离开,与他和去哪儿控股股东百度之间一直的紧绷的关系有关,因为这种猜测,庄辰超的离开更像是一场负气出走。

百度投资去哪儿之初,正是打着去哪儿能够弥补百度在电子商务流量缺失的算盘。但去哪儿上市前后,互联网行业已经面临着移动端发展带来的剧变,作为PC时代的战略投资对象,去哪儿显然已经不能满足百度的战略需求,百度逐渐动了舍去哪儿而取携程的念头。庄辰超与百度的矛盾正是从这时候开始闹的。

据腾讯科技报道,此次百度和携程的换股交易为越过去哪儿私下达成的合作协定,在10月23日左右才通知了去哪儿管理层和庄辰超。以此来看,百度实在不厚道,可怜作为当事人的去哪儿一直被蒙在鼓里,被卖了还在帮百度数钱,亲妈都不带这么干的!强势如庄辰超自然是忍不住的,他选择离开自己一手创办的公司。

离开去哪儿后,庄辰超发朋友圈说:“我是一个创业者,是一个CEO,是一个投资人,是一个商业游戏的参与者。”可他唯独不是一个任人摆布的职业经理人,他在在内部信中称,去哪儿跟百度的合并不是“管理层无数次推演的场景中的最优解,也不是次优解。”可是或许离开他已做不了主的去哪儿,对他来说反而是最优解呢?当然,这也是百度和携程的最优解,至于“去哪儿”?谁知道它会去哪儿!

以上这几位都是悲情选手,自己辛辛苦苦创立的公司最后只能拱手让人,当事人的无奈观者也几乎可以感同身受。可也有些人,游走在法律边缘,花招太甚,甚至拖众人下水,最终或没能逃过恢恢法网,或落得一身骂名。对于这些人,只想由衷地问一句:你难道生来就是被骂的?

(二)投机者的落败

e租宝 便宜不是那么好占的

2015年12月8日晚间e租宝网站及关联公司因涉嫌非法经营活动被有关部门调查。其实际控制人、钰诚集团董事长丁宁被警方控制。

专科未毕业、17岁开始打工、此前从未接触过金融……就是这样一个人,2000年在互联网赚得人生第一桶金之后,他的人生开始逆转,尤其在2014年2月创立“e租宝”后,他掌管的钰诚集团资产疯狂飞涨,到2015年,钰诚集团的总资产已经超过了500亿。

最初e租宝迷了多少人的眼,其中不乏主流媒体的追随,在更多人眼中,丁宁和他的e租宝就是个谜,看不透。但“看不透”也抵挡不住高回报率对投资人的诱惑,据调查数据显示,2015年6月底,e租宝成交额累计80亿元,到了12月3日,这一数字已经达到惊人的740亿元,用户接近497万人。截至12月8日,e租宝总成交量745.68亿元,总投资人数90.95万人,待收金额约703.97亿元。

E租宝的败露,给投资者带来的伤害及其造成的恐慌,在这组数据中可窥一斑。几乎可以说,e租宝在全国范围内撒了一张网,丁宁在众多金融业大佬眼皮子底下上演了一出赤裸裸的”屌丝逆袭记”,多少在资本界浸泡多年的投资人练就的火眼金睛都没能拆穿他。然而,出来混总是要还的,对于e租宝的垮台,相信评论界不论是对丁宁还是对投资者,都有一万种声音在奔腾,最终汇成一句:“你以为便宜是那么好占的?好占的?”

快播被查:净网下的净身

2014年6月,快播因侵犯知识产权快播被查,快播CEO王欣被抓。2016年1月,这个拖了一年半的互联网大案终于公审。这次公审将大家因为时间而逐渐消失的注意力成功拉回。此案庭审的直播,围观者达百万人。不管庭审上王欣和他的律师团如何金句百出,将公诉方驳得哑口无言,让观众看庭审都看的津津有味,不管这次公审有多像闹着玩,以致这场审判几乎就要成为一场舆论的盛宴,不可改变的现实是:快播垮了。

快播风头最足的时候是2014年初,意向移动互联网应用下载量调查显示,快播的下载量甚至超过手机QQ,占据了应用APP下载量第二的位置。此外,快播还多次担任央视《直通春晚》的评委,也获得了当时主流媒体的肯定。有报道称,快播的用户量有超两亿之多。

可以预见,快播的轰然垮台给多少用户来了个措手不及,有人大呼:屌丝不哭。可即便快播事件赢得不少惋惜,快播式生长毕竟是灰色生长,在净网的敏感环境下,遭殃也是意料之内。

大可乐:噱头太足难免后劲不足

大可乐的创始人丁秀洪曾说:“如果说运营商定制是智能手机行业的第一次革命,以小米为代表的互联网手机是智能手机行业的第二次变革,而‘免费’则将是智能手机行业的第三次革命。”大可乐先是以一年三部新款的高频次着实地引人注意了一把,接着又以“众筹”和“免费”赢得了相当的关注度,更是以25分钟1650万的金额刷新国内众筹的最高金额纪录和最快速度纪录。

按说,眼球赚足了你就踏踏实实做产品不就好了?但大可乐在一系列让看客好好乐过一番的大动作后,竟然没有下文了。其承诺的“终身免费换新机”也根本没有兑现,甚至Ian普通是售后服务也都不见踪影,这场“梦想的众筹”生生变成了带有欺骗嫌疑的闹剧, 当初参与众筹的一万名“梦想合伙人”没有等来大可乐兑现承诺,等来的是大可乐 破产的消息,梦想合伙人面临投诉无门的境地。

其实,大可乐的悲剧完全可以避免,初期作为小众手机,它完全可以圈住一批忠实用户,千元的价位也具有较强的竞争力。只是这种没有下文的噱头看起来更像是小孩子一时兴起的过家家,热度退去,冷静下来之后,谁还愿意陪你玩?

转载本站任何文章请注明:转载至神刀安全网,谢谢神刀安全网 » 【清明特辑(二)】|坚守者的离开VS投机者的落败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