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刀安全网

我们从以色列的科技创新中学什么?

(原标题:耀途资本杨光:探访国际创新高地,我们从以色列的科技创新中学什么?)

我们从以色列的科技创新中学什么?

【猎云网 北京】4月5日报道(文/沈小雪)

在全球,硅谷和以色列被誉为两个国际创新高地,其中,以色列作为创新的国度,令无数的投资者趋之若鹜。本期【猎云网·葡萄创投】投资人专题访谈,猎云网对话耀途资本创始合伙人杨光,通过他对以色列的投资和考察,感受以色列的创新力量。

以下为访谈实录: 从洋码头说起:

2014年,我就职于世铭投资,负责投资互联网+消费升级领域。当时,跨境电商刚刚崛起,迎来了一个非常好的市场机会。当我们进入到这个市场的时候,“玩家”还不是很多,小红书还是社区,京东还在筹备海外购,天猫国家刚刚上线……扫了一圈之后,洋码头让我们眼前一亮,为什么呢?首先它拥有一支非常好的电商团队,创始人曾在易趣工作6年,经历过易趣从成立到被收购再到被淘宝打败的过程。之后,在他去美国读MBA期间,看到了中国对于在海外市场消费力的提升。从投资人的角度来讲,我们是非常希望创业者过去的经历和现在的理想都非常适合做这件事情,所以我们就参与了洋码头的B轮融资。

我们常常说,投资要踩势头,当势头到来的时候之后,还必须在这一波势头中发现好的团队,才能分享到这个行业成长的红利。同时,我们会首先从两方面考察创业团队:

第一、我们认为创始人是一个团队的精神领袖,我们希望他具有鲜明的领导力,并且在任何时候都能做出正确的决断。整个团队内部性格互补。

第二、我们要求创业团队是没有短板的,技术实力和商业头脑必须兼备。

2015年7月,我们几个投资经验丰富的合伙人成立了自己的投资机构,刚刚成立就获得了高榕资本的投资,目前已投资十余个创业项目,力求打造投资生态,提供完善的投后服务。在国内,我们主要投资方向为以文化、娱乐、休闲为主的消费升级,在以色列投资以技术为驱动的早期创业项目,致力于将以色列的科技成果与中国的产业资本相结合。

我们从以色列的科技创新中学什么?

耀途资本创始团队

猎云网注:杨光为耀途资本创始合伙人,曾就职于SK电信、日本欧姆龙、微软中国,后担任世铭投资投资副总裁,英飞尼迪股权投资高级投资经理。熟练掌握英语、韩语和日语的杨光还是CFA持证人,曾担任千人计划创业大赛评审、苏州工业园区科技领军人才评审专家、CFA行业导师等。主导及参与的投资项目包括:洋码头、宝尊电商、艾漫动漫、盛科网络、英诺迅等。

合伙人白宗义曾任英飞尼迪集团投资总监,在中以跨境平行投资和产业整合方面拥有丰富经验。2013年,白宗义主导英飞尼迪集团与中国航天科工集团在中以两国总理见证下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并成立合资公司,并担任合资公司监事。

合伙人孙捷具有15年互联网行业从业及投资经验,曾任职于奇虎360、艾瑞咨询、盛大游戏等。主要投资领域包括互联网金融、文化娱乐、人工智能等,主导和参与的投资案例包括无锡天丛,萌果信息,宝贝全计划,手机贷,米粒影业,自然奇迹,猫片(IP版权运营公司),丰投网、永利宝等。

耀途资本合伙人Boaz Toshav拥有十五年以上投资,曾任职于Portofino Investments Ltd,Epstein Capital Ltd 以及雷曼兄弟投资银行,特拉维夫大学经济学学士,哲学硕士,曾担任以色列国防军(IDF)精英步兵团中尉,以色列情报部门。

成立耀途之旅——探访以色列前端科技

我们都知道,以色列没有庞大的本土消费市场,周边消费市场也极度缺乏,所以,以色列所有的创新者都在做从0到1的科技创新,他们希望自己的科技成果价值非常高,并且能以无形资产的方式输送到海外。

我们旗下有一个品牌,叫做耀途之旅,每年,我们会带近300位企业家前往以色列定向考察创业项目和产业资本,一方面帮助以色列公司在中国做技术对接和落地,另一方面帮助中国企业更好的开拓市场。目前,我们在智能硬件、移动医疗、企业几服务三个领域来关注以色列的科技创新。

中西方存在一定的文化差异,就导致以色列的科技成果能够很好的进入欧美市场,却难以进入中国,因此非常需要一个对接的桥梁。例如我们在以色列投资了一家做增强现实光学膜组的创业公司,他们已经成立了15年,前13年都在为以色列的空军提供增强现实功能的头盔,到了2014年年底,AR行业崛起之后,这项科技才被他们运用到民用行业,他们以toB的模式运作,为做AR眼镜的公司提供光学引擎。中国的AR/VR创业十分火热,我们帮助这家公司对接许多国内的合作伙伴和行业资源。

创新力和公司规模往往成反比:以色列创业者极度追求创新

以色列的创业公司多数是以技术为驱动的,打开市场的时间可能较长,而在中国,资本充裕,创业项目已经习惯了用资本来打开市场,所以中国的创业成功率会偏低。

另外,在中国,toC的投资占到90%以上,因为这更容易投出一些独角兽的公司,但在美国和以色列,大部分的创业者在做toB的服务,做从0到1的创新,这是无法用资本去堆积的,需要长时间的技术积累和创新。

toC的产品在中国有一定的优势,那就是巨大的消费市场,但未来的5-10年,我们认为toB的机会更大,虽然这样的创业项目要经历更长时间的沉淀,但往往能为中国的创业留下真正的价值。

以MobileEye为例,MobileEye花了8年时间才出了第一款产品,融了10轮的钱才IPO,这在中国是很难想象的。MobileEye的估值曾达到过100亿美金,在汽车智能辅助驾驶系统领域无疑是NO.1。

以色列的创业者非常坦诚,他们知道由于自己过于追求创新,往往没有把公司做大的能力,为什么呢?对于这个极度创新的国度,产品做到一定程度的时候,需要去做商业化和全球化,在这个过程中,一旦他们发现做的事不是自己想要的,宁可卖给谷歌,然后自己再去二次创业。我们曾见过一个患有帕金森的老人,还在进行着自己的第五次创业。

很多时候一个公司的规模和创新力往往会成反比,就像中国人很擅长于把公司做大,但创新力却远不及以色列和硅谷强大。

从VR/AR看以色列创业者:善于在某个切入点寻求突破

现在AR/VR是非常火的创业方向,我们认为,首先,AR的技术难度比VR高非常多,这也是为什么在国内能够看到大把的VR公司,AR则较少。因为VR是一个封闭的场景,完全不需要考虑和现实的交互。AR则涉及到与现实世界的交互,运算量非常大。

VR的应用集中在游戏和影视,在中国,IP的VR化可能是一个趋势。AR的应用场景则更广阔,像在工业4.0、在医疗器械、在教育领域都有非常多的应用。我们预测,AR可能会在2017年年末才会真正进入在消费级市场,它未来演变成裸眼3D,或是裸眼全息,都是有可能的。

例如我们在以色列看到的一家创业公司,在医疗领域做全息影像。原本在心脏手术的过程中,三维的数据是没有办法以三维的方式呈现的,但这家公司则做到了,他们能够把三维超声波数据呈现给正在主刀的医生,医生甚至能够和悬浮在眼前的影像交互,可以做旋转、切片、标记等等,这大大降低了手术的失误率。事实上,以色列创业者非常擅长在某个细分的切入点寻求突破。

从投资的角度来看,每当一个行业的浪潮即将来临,它产业链上的各个环节我们都要关注。我们在以色列投资了一家toB的AR公司,因为一旦AR的市场全面崛起,背后必定有toB的公司提供模组。我们还投资了一家做交互设备的公司,因为我们认为,AR/VR兴起之后,不可能借助于传统的交互方式,手势识别肯定是必要的。另外,AR/VR必定要依赖于内容,所以我们在动漫、影视、游戏等内容消费上也做了全面的布局。

回到我们的主题,从以色列创业者身上,我们中国的创业者能够学习什么?我认为有4点:

第一、鼓励创新,而非同质化。

中国的创业公司开辟了许多新的商业模式,但跟风和同质化往往比较严重,这在以技术为驱动的以色列比较少见,因为以色列的教育理念鼓励人们去创新、反驳权威。

第二、不刻意规避不确定性,速度太快不见得是好事。

从一定程度上来说,过于追求速度会必定会产生泡沫。正如我上面提到的MobileEye的例子,这在中国十分罕见。

第三、在一个技术点做深,能够带来丰厚的技术沉淀。

刚刚说到,以色列的创业者善于在一个切入点寻求突破。被英特尔收购的Replay Technology也是一个例子,这个公司将3D视频技术应用于体育赛事直播,观众能够看到360度的竞赛画面。

第四、值得一提的是,以色列军用技术向民用技术转化的能力也十分强大。

虽然存在差距,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中国的引进、消化、吸收的能力逐渐加强,以色列的技术和中国的市场是很好的结合点。

我们从以色列的科技创新中学什么? 本文来源:猎云网 责任编辑:张洁_NT5630

转载本站任何文章请注明:转载至神刀安全网,谢谢神刀安全网 » 我们从以色列的科技创新中学什么?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