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刀安全网

“寄生”成为部分孵化器生存之道

中青在线记者 叶雨婷 郝帅 实习生 刘睿

“现在每天卖出的咖啡还跟以前一样多。”尽管资本寒潮的说法不断出现,但3W集团副总裁、3W空间CEO王斐琴并没有感觉到“咖啡凉了”。

如今,“总理同款咖啡”已经成为3W咖啡馆最畅销的产品。虽然对整个创业环境依旧抱有乐观的态度,但王斐琴坦承,如果仅凭卖咖啡,3W根本生存不下去,而这也是众多孵化器面临的共同问题。

在这样的背景下,政府对于孵化器而言,一直处在一个极其重要的地位。然而,种种的优惠政策却没有达到预期的目的,反而造成了一些孵化器无法独立存活的局面。

全球孵化器半数在中国

有媒体指出,2015年是孵化器行业爆发式增长的一年。有数据显示,2015年国内孵化器增加了4000多家,这个数字是过去26年中国孵化器的总和。据不完全统计,全球共有1万家孵化器,中国就占了一半。然而,孵化器行业中的种种“乱象”也开始出现。

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院长助理、国家金融研究院创业金融与经济增长研究中心主任田轩认为,国内孵化器多由政府主导,政府主要提供资金与场地。

以青岛市国家高新区为例,这家高新区相关负责人告诉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高新区全面统筹孵化资源,细化孵化载体功能,形成了完整的“苗圃-孵化器-加速器”的科技创业孵化链条。

“就孵化器支持政策而言,新认定的各级创业苗圃、科技企业孵化器、科技企业加速器等科技孵化载体,按认定级别一次性给予专项奖励,最高可以获得50万元的奖励。”青岛国家高新区副主任褚晓明说。而对年度孵化成绩优异的孵化器,将视其实际服务效果每年给予运营管理机构补贴,每家孵化器每年可获得不超过50万元的补贴。

据青岛市国家高新区相关负责人介绍,高新区内孵化器可根据《青岛高新区关于进一步支持创新创业创客发展的暂行办法》实施细则,向青岛高新区管委申请资金支持。企业申请后,创业服务事业部会在每年6月、12月会同有关部门组织项目评审。评审结束后形成初审意见报送管委,管委研究决定后,由高新区相关部门完成资金拨付。

“关于资金来源,《青岛高新区支持创新创业创客发展暂行办法》第十条规定:本办法涉及支持资金,纳入青岛高新区主导产业发展专项资金管理。”该负责人告诉记者,扶持资金来源为政府财政。

既然是财政资金,政府对其进行资金支持是否会有风险?这位负责人说,高新区出台孵化器建设扶持政策,注重的是孵化器的社会效益和长远经济效益,目的在于进一步加快青岛高新区科技创新创业载体建设,提高企业自主创新能力。

“高新区致力于通过加快专业孵化器集群建设,通过科技创新促进主导产业发展,孵化出一批蓝色小巨人企业,提升区域创新活力和产业聚集度。”这位负责人强调,“政府不会直接从扶持孵化器建设中营利,但从长远看,这将有力地促进区域的产业升级和经济总量的提升。”

北京大学博士崔静静、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副研究员程郁近日发表《孵化器税收优惠政策对创新服务的激励效应》,该文指出,我国对孵化器的政策支持以税收政策为主,侧重于通过土地使用税、房产税的减免引导社会资本建设孵化器。

该研究表明,地区的经济发展水平会影响孵化器税收优惠政策执行效果。孵化器的税收减免对孵化基金、孵化器专业技术人员数的激励效应显著,但对孵化器综合服务收入以及创业导师数的正向激励作用较弱。

优惠政策本意是好的,却养成了孵化器行业无法“断奶”的习惯。对此,田轩认为:“如今跟风建立的孵化器太多,很多无法提供更好的服务,此时,就要看哪家孵化器的底子硬”,可以从政府拿到更多资源,保障现金流运转,便可以继续生存。很多孵化器并不具备这一条件,就只能倒闭。

政府支持+资本运作

除了资金补贴,场地支持成为孵化器“赖以生存”的另一项重要依靠。眼下,中关村创业大街已经成为观察中国双创的一个窗口。场地和空间,成为创投公司、孵化器面临的难题,当地政府也在积极“想办法”。

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西区办在2015年承担的区委区政府重点任务是:深入推进中关村西区业态调整,压缩商业面积约两万平方米。截至当年年底,中关村西区共完成压缩商业面积约4.2万平方米,压缩商业面积任务完成210%。

同时,西区办对入驻西区企业的审核严格把关,全年共计审核企业1516家,其中新增913家,包括科技研发企业592家,科技金融企业252家,创新和科技中介类企业59家。继续推动创新创业要素聚集。

此外,政府部门还对图书城传统经营业态进行转型升级和腾退,腾出空间专门留给创业服务企业入驻,截至目前,3W咖啡、36氪、亚杰商会等37家新型创业服务机构入驻,累计孵化创业企业超过900家,其中获得融资的企业超过700家,平均每家企业融资500万元,融资总额超过30.2亿元。

政府对于众创空间的场地支持不只在中关村创业大街。坐落在天津的河北工业大学北辰科技园也是一所由“政府支持+资本运作”来运作的孵化器。

在建立之初,河北工业大学北辰科技园就获得了当地区政府在土地方面的支持。“给了比较低的价格,由社会资本来筹建。”河北工业大学科技园管理中心副主任刘英说,科技园的出资方包括学校、政府和社会资本。

此外,科技园实行企业化运作,政府作为出资方,也参与经营决策。由学校、园区所在地政府及相关部门领导组成河北工业大学科技园建设与发展领导小组,负责科技园建设运营情况的监督、检查,协调园区建设与运作过程中遇到的困难和问题。由大学科技园管理中心负责落实领导小组的各项决定,负责引进社会资本,组建科技园发展有限公司,并监督、指导科技园下属各园区的运营。

与青岛市国家高新区相同,尽管政府在科技园建立之初是出资方之一,并且负责科技园的运营和协调工作,但并没有收益回报。

“政府这样做,会有利于当地的税收增长。”刘英说,截至2015年年底,河北工业大学国家大学科技园总规划建筑面积118万平方米,已建成使用面积17万平方米,各园区已培育孵化企业336家,在园注册企业467家(邢台211家、沧州106家、天津150家),涉及电子信息、生物制药、机电一体化、新能源、环保节能、新材料等领域。这些公司都为当地的经济发展提供了动力。政府也都愿意提供政策、土地、资金上的便利吸引科技园在当地落户。

孵化行业需要“大市场、小政府”

尽管政府在扶持政策上下足了力气,孵化器行业却是良莠不齐。对此,田轩认为,地方政府有自己的想法,如经济转型,提高就业率等。“我认为还是要‘大市场,小政府’,让市场去主导。”

田轩表示,对于孵化器行业,政府最重要的是引导,打造创新创业的生态系统。政府需要通过打造该生态系统,提供法律、制度、政策等的支持,让市场、创新人员和孵化器自发起作用。“政府提供核心保障,使之无后顾之忧”。

“关于创新的文化氛围营造,对失败的容忍、对创新的鼓励,政府做得是不错的。”田轩说,但更重要的是打造适合创新创业的生态系统。对于孵化器行业,政府不应大量补贴、直接投钱,应该让市场来做。

在这样的政策背景下,3W也正在努力寻找咖啡以外的“供血模式”。

王斐琴说,孵化项目,需要孵化器提供更多的咨询服务,单纯的物理空间已经不够了,核心竞争力和真正的比拼在运营和服务上,形成规模化或聚焦垂直领域。

在3W咖啡馆一层通往二层的楼梯一侧,贴有3W从一家简单的咖啡馆发展成“猎头、孵化器、基金、传播公司”的发展脉络图。

“眼下很多孵化器都是地产推动。”王斐琴说,很多公司在做众创空间时更多是在做“物理空间”,给创业者提供工作场地。但要做好众创空间就需要打通创业者所有的需求瓶颈,打造完整的创业“生态圈”。

这个“生态圈”就包括了为创业团队提供融资、找人、文案、设计、培训等一系列服务。王斐琴介绍,现在3W一口气变成了5家公司,分别是3W咖啡、拉勾网、3W猎头、3W传播、3W孵化器基金。这几家公司几乎覆盖了创业者的所有创业需求,形成了一条完整的创业“生态圈”。

为创业者提供服务,海淀区政府也会给予一定的补贴。王斐琴告诉记者,3W会定期在咖啡馆二层IPO会议室举办创业早餐会。“用一个早餐的时间让更多创业者获得融资机会,邀请投资机构现场观摩点评,确定投资意向。”

“但我们从来没有申请过补贴。”王斐琴说,一杯咖啡为一个创业者提供一次成功的机会,比申请补贴更值得。

对于孵化器无法“断奶”的现状,中国科技企业孵化器专业委员会主任马凤岭表示,如今,一些新进入者对创业孵化抱有美好的愿望和极大的热情,但缺乏必要的行业理解、孵化资源以及孵化能力,也缺乏对于孵化事业必须长远发展才能见效的恒心与信心。

在马凤岭看来,我国支持孵化器和创业企业的政策环境尚待健全,产学研融合问题尚未彻底解决。“这都是当下孵化器行业面临的问题。”

对此,崔静静的研究也指出,政府应以强化孵化服务能力为目标调整政策执行标准。税收等优惠政策对孵化服务改进效果的影响是比较微弱的。因此,应调整政策标准,弱化对规模和性质的要求,而强化对孵化服务能力与质量的要求,将孵化器所提供的服务内容和质量、孵化绩效目标完成情况作为税收减免的条件,并对完成政策目标的孵化器给予一定的财政奖补,由此建立有效的政策激励机制。

转载本站任何文章请注明:转载至神刀安全网,谢谢神刀安全网 » “寄生”成为部分孵化器生存之道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