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刀安全网

为什么说特朗普被黑客组织耍了?

为什么说特朗普被黑客组织耍了?

本文作者Adam G. Klein为纽约佩斯大学通信研究的助理教授。全球最大的政治性黑客组织“匿名者”此前宣布将在愚人节当天对特朗普发动攻击。但Adam G. Klein认为该组织醉翁之意不在酒,以下是他的事件回顾和分析。

当黑客组织“匿名者”在3月初向特朗普发起“全面战争”时,他们曾设定了一个“倒计时表”以号召“所有人在愚人节向特朗普的网站发起进攻”。但是,这或许并不是他们的真正目标。

无论“匿名者”在4月1日干了什么,实质性的网络攻击或许早已经展开了,因为黑客们攻击的目标并非任何网站或信息技术,而是特朗普本人。“匿名者”利用特朗普对政治对手凌厉的攻势和治安行动威胁等手段将开展打击。他们的目标并非特朗普的隐私,而是希望打击他更加珍视的东西:个人品牌。

3月17日,“匿名者”公布了特朗普的社保账号和电话号码,而特朗普的回应也非常迅速强硬:他的竞选团队马上宣布要求立刻逮捕信息泄密者。自2015年11月起就开始保护特朗普的美国特勤局(Secret Service)和联邦调查局宣布已调查此事。

我对“匿名者”相关目标和策略的研究表明,激起特朗普这样的积极回应以及若干执法部门的参与,或许才是他们的真正目的。就像那位戴面具的“匿名者”发言人所说,这位参选总统的亿万富翁们的信息从2013年开始都能在网上查到。“特朗普要把美国变成法西斯独裁国家,每个人都会因为将陈旧的信息发布在网上而被捕。”他说。

那么,我们如何理解“匿名者”的“黑客主义”呢?他们事先高调放出技术性威胁,然后突然转向对特朗普的非技术性挑衅,这样的战术相比于传统的黑客手法确实有些离经叛道。毕竟,“匿名者”是因为其数码攻击行为而闻名天下,这既包括偷取私人信息,篡改网页,也涉及毁灭性的分布式拒绝服务攻击(DDOS)。

有些人认为,这个号称支持言论自由的组织同时也在剥夺其对手发声的权利,但如果我们仔细观察“匿名者”就会发现,这个组织的总体目的并不是技术性的而是社会性的:他们要把自己的对手置于幕布下,然后强迫公众对其围观。很多黑客的“作战行动”背后都有着明确的任务宣言,他们反对很多事情,从全球范围内的捕鲸到非法拘禁不胜枚举。

“匿名者”的战术体现出他们改变社会的动机。职业记者Andres Jauregui将“匿名者”的分布式拒绝服务攻击手法比作上世纪60年代学生运动使用的“公民不服从(Civil Disobedience)”策略:“学生们发动很多人堵住政府大楼门厅,然后政府就无法有效运作;黑客将大量数据流引入一个网站,然后网站也就被堵住了。”但这并非媒体传播中的“匿名者”形象。

我在2015年的新闻分析研究中发现,大多数记者都将“匿名者”描述为“心怀恶意的恶作剧者(malicious pranksters)”,他们的任务相当于将对手一双鞋的鞋带绑在一起然后撒腿就跑。接下来较为常见的描述使用了更加负面的用语,“匿名者”被形容为全球性的威胁,好比盖伊·福克斯(英国极端天主教徒,曾计划刺杀英格兰议会所有议员,但是最后计划泄密被逮捕处决)在电影《V字仇杀队》中的形象,他们要颠覆整个世界的秩序。

“匿名者”成功激起了特朗普强硬而铁腕的反击,他们所抗议的核心理念就体现了出来。这个组织希望表现出特朗普并非只是政治门外汉,他实际上代表着一种极权统治。“匿名者”表示,就像特朗普已经公开的个人信息一样,这个政客的本质已经昭然若揭了。

我的研究还发现,78%的“匿名者”打击目标都从属于以下三类中的一种:政府机关、商业机构和传媒帝国,这三种机构在黑客看来是腐败统治的铁三角。对于特朗普的支持者而言,这位言行出格的共和党候选人或许并不从属于以上任何类别。

确实,一个又一个民调已证明,特朗普的支持者确实是因为他作为“反建制派”候选人参选而支持他的,毕竟特朗普没有接受任何企业财团、媒体大亨或者政治派别的资助或支持。

但是“匿名者”对特朗普所下的“战书”或许并非《V字仇杀队》所体现的反建制攻击行为,他们看起来更像是在对一个骗子施展骗术,恰如电影《骗中骗(The Sting)》中的情节。

基于“匿名者”之前的行为,我们可以推测他们的目标是为了突出特朗普是正在成型的独裁者典型。当他承诺将非法移民“驱逐出境”、将政敌及其眷属的敏感信息泄露出来,抑或因为咖啡杯上没了圣诞节标志而呼吁“抵制星巴克”时,特朗普就会立刻唤醒人们心中那个《1984》中的极权梦魇。

“匿名者”巧妙地将已公开的信息扩散,刺激特朗普动用执法力量。他们开始破坏特朗普的反建制形象,这一招实在是高。

转载本站任何文章请注明:转载至神刀安全网,谢谢神刀安全网 » 为什么说特朗普被黑客组织耍了?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