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刀安全网

你或许看不起地铁上求扫码的创业者,但人家月入30万

下午两点,地铁六号线,呼家楼站,去往海淀五路居方向。

“我是创业者,能帮我扫个码么?”

我只顾着低头玩手机,没在意。

“您好,能帮忙扫码加个微信么?”

我这才意识到,回过头,见一小姑娘,二十来岁,淡紫色齐耳根短发,画了眉,皮肤白皙,运动装。半举着手机,另一只手扶正,屏幕正中央摆着自己的微信二维码。余光里满是她热切期盼的目光。

我来北京一年多,已经不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地铁创业者”了。印象中他们总被拒绝,说话语速极快,动作也极快,甚至有一次我只听见一个“地铁创业者”的嘴里秃噜出这样几个字“扫个微信”,没等拒绝的表情从被请求的乘客脸上浮现——不,乘客通常头都不抬,低头看着手机就把头摇了——就立马换到下一个位置,继续请求,机械不倦地重复。有时候你会觉得给他一个拒绝的表情反而是在耽误他的时间,起码得浪费 0.5 秒。

你或许看不起地铁上求扫码的创业者,但人家月入30万

我的朋友几乎也都经历过,印象里大妈居多。有拿着一张打印好二维码的纸让扫的,也有三个人同时一起求扫码的,更有扫描二维码下载软件送数据线的,苹果安卓任选。至于如何应对,所有都是拒绝了,若是关注公众号,关注了之后再秒取关。也有实在拗不过,让对方加自己好友,不通过申请。

还有一次,在2016年2月的一个早晨,七点左右,北京冷得腿都没法分开站立。我在惠新西街南口地铁站等车,去往芍药居方向。早起没睡醒的上班族像僵尸似的吊在半空中排队等车,成十几条纵队。嗬,只见人群中钻出一个精神十足的黑小伙,快速在人群中自由穿梭,直到我面前我才反应过来他是求扫码加微信的创业者,没等我叫住他,已经一溜烟的跑掉了。至今多少都有些缺憾,因为我很想知道他创业做的是什么,但是他只说了扫码加微信,当然,因为他的脸闪过的太快了,也没记住。

女生似乎要温柔耐心的多,印象中她们不像男生,似乎更看重质量,会一个个人地请求,会把一句话说完:“我自己创业,是关于营养早餐的,可以扫码加一下我,谢谢。”你看,得体,还起码让我知道你做什么的。

但是后来才发现这种散兵游勇并不多见,地铁创业者竟然以有组织的为主。

回到一开始的下午两点的呼家楼地铁站的那一刻,我和半举着手机的姑娘对峙了几秒钟。看着她期待的眼神,我松了口,加吧加吧。她很兴奋。我掂量着她估计加不到几个人,我算是难得的“战利品”。

“你做的什么创业项目啊?”

“你吃过奶昔不?”

“啊?”

就这样,我人生中第一次和“地铁创业者”产生了真正的交集。

坐在地铁上,一条好友申请通过的消息弹出来。好奇心驱使我迅速打开微信,点开那姑娘的相册,翻了翻,竟然没有满是特丑水印的商品图片和各种“你不努力就只能一辈子打工”这样类似的鸡汤。有点失落,判断有偏差。

你或许看不起地铁上求扫码的创业者,但人家月入30万

她的朋友圈

你或许看不起地铁上求扫码的创业者,但人家月入30万

成功加上好友后第一次微信对话

加了好友后的几天里,她既没有刷屏,头几天还会问个早午安,最重要的是她偶尔还会给我点赞评论,我简直找不到没理由删她了。相安无事。

在好奇心驱使下,我询问了她创业卖什么,才知道她是卖奶昔的,公司在朝阳大悦城那边还有个店。当我问及你是公司的员工么?她说不是,公司提供平台,自己是创业者,产品是公司的,赚的是顾客的服务费。

当她发现我看起来很有“兴趣 ”的时候,便问我要不要加入她们公司,我说可以先了解了解。于是特地约了一个周六,去了他们店里。原以为是开在朝阳大悦城里面,后来才知道是附近一座居民楼似的办公楼里。

你或许看不起地铁上求扫码的创业者,但人家月入30万

随着电梯慢悠悠上浮,我心里忐忑极了,我只是想喝杯奶昔,万一掉进传销组织窝里那我约好的晚饭可就吃不成了。

到了,门敞开着,一进去,空间算不上大,但是光线充足,东西摆放整整齐齐,螺旋扶梯向上,简易的健身设备整齐摆放。屋里已经有了好几个人,脸上都是友善的笑容,其中一个看起来像在帮助一个略微发胖的女士称重记录。

略尴尬,毕竟都是陌生人,我目光游离着寻找落点,那个地铁上我加了微信的那个女孩。但立马便被招呼了过去,那个女孩带我到了一位穿着打扮都很仔细,浓眉大眼的男人面前。

“这是我说过的X老师,你和他聊聊呗。”

我点点头,坐了过去。

“你是想了解我们的产品还是想了解我们的事业?”X老师很认真地看着我。

我大脑停转了半秒,“我以为是卖奶昔的?我就想来买一杯尝尝…”

“我们的产品有增肥和减重两种效果…”

“怎么能同时增肥和减重呢?”我打断。

“因为我们的奶昔含有十几种营养素,如果你用来代餐就可以减肥,如果你在正常吃饭之余再喝就可以增重。”

“你们的奶昔怎么卖呢?”

“不,我们的产品是奶昔,但我们不是卖奶昔的,我们是营养顾问。”

“有什么区别么?”

“公司提供平台,我们不从产品上赚钱,我们赚取的是服务费。比如我们有很多种奶昔,你该怎么吃,在饭后还是饭前吃,应该搭配什么吃。服务费是公司付给我们。”

说着从货架上拿出一罐草莓味奶昔,打开,让我闻了闻。我将罐身转过来,看了看价签,三百多。

接下来给我展示了他们公司的产品,和各种减肥增重效果前后对比图,甚至这里的工作人员就是吃奶昔减了肥,听得我一愣一愣的。当我表示听说很赚钱之后,他们轻描淡写其实还好,就是和客户交朋友。他们之间很多都是地铁上扫码认识的,减肥或增重成功后也加入到了这个俱乐部。

靠个人努力,像公司会定期考核,普通人大概工资在八九千,但是高等级的营养顾问,有人甚至一个月收入达到30万,如果我有想法从事,兼职全职都可以,来店里实习就可以了。他们还会经常举行聚餐聚会,运动竞技活动,还有线下研讨会,还会隔段时间就给自己放个假,出国玩几天。比如,下周他们就说是要去韩国玩一周。

他们还说早就打通了线上线下,线上只做微信什么的。还建议我花了二十块钱办了会员去公司网站查看视频文字资料。当得知他们的公司还在国贸地铁站投放了广告,我惊了。

我交完二十元会员费后,立马告别下楼,坐地铁去了趟国贸,没成想,真的看到了…后来了解到甚至还赞助了东方卫视的节目《燃烧吧,卡路里》。

你或许看不起地铁上求扫码的创业者,但人家月入30万

按照他们的说法,拓展客户的方式有四十多种,只是看你选择,以及个人的努力和勤快程度,比较常用的是地铁扫码和口碑推荐。地铁扫码很好理解,口碑推荐便是只要服务好了一个客户,这个客户觉得有效果就会再推荐给他的朋友,或者自己的朋友圈展示。既然大部分人都采取了这两种方式,我只能理解为这两种方式可能并没有我们想象中那么低效,或者说付出的成本可以被覆盖(毕竟服务客户多了好了,公司会给更多的钱)。这和我们很多人看到的可能不同,理所应当地认为地铁推广的方式收效会很低。

地铁扫码完全是零成本的推广方式,因为对于这家奶昔公司而言,如果推广失败的话,是“地铁创业者”的问题,只有确定对方会成为客户后,公司才会提供产品并付给“地铁创业者”服务费。若是要开一家俱乐部,这家奶昔公司要求必须考核获得营养师的资格证才予以认可合规。

若是兼职做这个也不错,只可惜我是顶讨厌吃甜食的。正寻思着,一个姑娘不知何时站在了我排队的左前方。圆框眼镜,个子不高,梳个马尾。她问另一个女生,“您能帮我扫个码么?我是自己创业的,一款奶昔产品。”被询问的那女生好像很高兴,笑着就答应了。

我默不作声,眼看着她一个个询问,走过来,站定在我面前。我脸上浮现出如获至宝的笑容,那女生微微后退了半步。我抢先一步,“你们家奶昔是不是叫康宝莱?”姑娘尴尬的面容顿时放松了下来:“您听过我们家产品啊?”但我接下来一句话让她尴尬了,“是啊,我认识你们一同事,也在地铁扫码认识的”。对峙了两秒,大概不知道该如何接我的话,她默默离开了。

回来后又问了问别人,知不知道这样一家公司的创业者们在地铁上。有不少人表示好像听过,减肥的营养早餐。但更让他们忿忿不平的是,他们见到的都是大妈求扫码,我的竟然是个女生。嘿~~~

转载本站任何文章请注明:转载至神刀安全网,谢谢神刀安全网 » 你或许看不起地铁上求扫码的创业者,但人家月入30万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