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刀安全网

吴世春:我是如何将40万熬成了6个亿的

导读 : 在所谓的资本寒冬中,吴世春开启了职业生涯第一笔投资,最终却得到了1500倍回报。

吴世春:我是如何将40万熬成了6个亿的

吴世春 | 受访者供图

清明当天,北京早已入春,气温回升到20度以上。吴世春出现在东北的冰雪世界里。他背着滑雪板,走了2公里,爬上了火山口,周围一片白雪皑皑,只留下一连串上山的脚印。

冬天是吴世春最为忙碌的日子。除了忙着每月一次的滑雪,他的投资同样没有在资本寒冬中停滞。

去年下半年到现在,在所谓的资本寒冬中,梅花天使共投资了36个项目,金额达1.19亿元。而吴世春职业生涯第一笔投资也是发生在资本寒冬,最终得到了1500倍回报。

寒冬成了他最好的狩猎季。

40万变6亿,投出1500倍回报

吴世春滑雪的爱好萌芽于百度。他常跟美丽说的创始人徐易容满世界地滑,从北京周边,到张家口、长白山,再到日本、欧洲。他喜欢单板,滑高级赛道,但从不去冒险,每次都会做好充分准备,包括体力和装备。这也是他滑了十几年,从未因此受伤的原因。

在吴世春的滑雪经历中,还曾衍生出一个小说般的励志桥段:2011年,吴世春与徐易容在北大湖雪场滑雪,两人站在山顶,看着远方的苍茫,发生了一段改变命运的对话。

“你不应该错过移动互联网的机会了。”徐易容说,“现在这波浪潮,是5年来的最大浪潮,非常适合产品技术人员创业。”

一番话使得吴世春的内心激荡不已,随着一波又一波的人滑下山顶,两人忘记了时间,聊了两个多小时。下山时,吴世春已经做好了决定,做移动端的生活服务。这也是他第五个创业项目——食神摇摇,徐易容还投了点钱。

“略微有点演绎,但基本上差不多。”当i黑马求证时,吴世春呵呵地笑着说。

巧合的是,采访当天,助理给了他一打投资协议,所投项目正好是徐易容的新创业项目Higo,梅花天使和另外几家基金加起来一共投了几千万美金。

这是一笔发生在资本寒冬里的投资。按照当前的创投圈说法,于去年下半年开始的股市波动和资本寒冬,如今还在延续。资本寒冬之下最为显著的特征是:投资人投钱谨慎,创业者拿钱困难。

事实上,吴世春并没有因为资本寒冬而放慢投资脚步,他依然异常忙碌,按照自己的节奏和速度前进。

冬天显然有冬天的好处,优质的项目活了下来,不合适的项目被淘汰,而且价格便宜。这种大环境的优胜劣汰往往为投资人喜闻乐见。

吴世春最成功的一次投资也是发生在资本的冬天。

2009年,从吉林大学毕业十年后,吴世春的第三次创业失败了。他的首次创业发生在2002年,做视频广告系统,2003年去了百度,待了很短的一段时间。离职后,他又和孙志强做企业通讯工具,苦干了几年,没人愿意投资。而吴世春决定与陈华做酷讯后,见了第一个投资人就搞定了投资。面对突然被主流资本市场认可的惊喜,一扫前期失落的吴世春和陈华都很兴奋,特意去喝了点酒,然后跑到华清嘉园租房子,上BBS招人,充满着对未来的憧憬。

如果不是2008年出现那场创始人与投资人之间的变故,吴世春和陈华或许还在耕耘着酷讯。历史永远不能假设,但结局令人唏嘘不已。酷讯如今被并入了美团,而吴世春和陈华都开启了各自的事业。

吴世春创业次数多,但一直未能大成。被投资人从酷讯排挤出来之后,吴世春还安慰陈华,继续寻找下一个风口,瞄准时机东山再起。陈华意识到自身能力的缺陷,最终还是去了阿里巴巴。

也差不多这个时间,玩蟹科技创始人叶凯找上吴世春,寻求投资。叶曾是酷讯工程师,之后还在百度待过一段时间。

饭桌上,两人滴酒未沾,叶凯拉着吴世春,讲述他过去做了什么、现在想做什么、做出来能挣多少钱。

半个小时后,没有任何投资经验的吴世春心动了,决定出手他“职业生涯”的第一笔投资——40万,占股20%。

先不论后期回报,相比于当前动辄上千万的天使投资,这显然是一笔划算买卖。这得益于2009年前后全球金融危机的影响,风险投资市场受到波及,资本进入寒冬。也正是大环境的趋冷,使得吴世春的第一笔投资以很低的价格拿到了相当高的股份。之后叶凯又找吴世春借了100万元,因为是借款,所以没占股份。

这笔投资彻底改变了他的创业生涯。四年后,玩蟹科技被掌趣科技以17.39亿元的价格全资收购,吴世春的40万元获得了6亿元的回报,比当初的投入整整翻了1500倍。

这种回报显然也是吴世春始料未及,“如果想到了的话我就多投资一点了。”回想投资处女秀,他并不否认其中有很大的运气成分,一方面估值低,没被稀释;另一方面也赶上了手游风口。

创投圈一直崇尚一战成名的故事,1500倍的回报足以打动任何一位出资人和创业者。朋友看他投资有一手,也鼓励他转型全职做投资。

2014年5月,梅花天使成立,在此之前,投资只是吴世春的副业,个人出资投了十几个项目。机构的成立意味着他正式从一名创业者向专职投资人的蜕变。

凭借前期的成功投资案例,梅花天使迅速募集了第一期基金,目前已经到了第四期,陈华是这四期基金的LP。而新投资机构的名字“梅花天使”就是源自于双方老家,江西大余和广东南雄中间那座山的名字——梅岭,当年陈毅的名篇《梅岭三章》就诞生于此。

没有资本寒冬下的这次成功投资,吴世春这个创业老兵,很有可能现在还在另外一个战壕中战斗。

把“早期投人”做到极致

梅花天使在两年时间里,交出了一份漂亮的成绩单,包括投资了蜜芽、Solo桌面、趣分期、唱吧、美丽说、Fiil耳机等等,基金回报率达到10倍。

两年前很少人会想到,连办公室都没有的梅花天使能有如此成绩。或许这正是风险投资的魅力所在,你永远无法预知下一秒会发生什么。

吴世春也没有预知未来的能力,但他擅长把“早期投人”这条定律发挥到极致。“来什么米做什么粥,小米做成小米粥,大米就做成大米粥。”

吴世春的投资特点是决策迅速,最快的只要20分钟,打印协议,立马签字,前后也就一杯咖啡的功夫。

尽管速度快,但并无太多规律可循。吴不是狙击型选手,他投的项目很杂。i黑马对其3年内所投项目进行梳理发现,总数180余个,涵盖了内容、消费、O2O、金融、游戏、硬件等等。吴世春投资不限领域,不限方向,但重仓互联网,重仓年轻人。正如他名片上印着的那句话:帮助聪明的年轻人变成伟大的企业家。

相比于投资赛道,吴世春更愿意投人。他宁愿投错项目,也不愿错过人;项目的好与不好需要时间检验,而决策时的犹豫不决往往错失良机。

他曾对媒体谈及自己的投资标准:“一流的团队+三流的方向至少能做出二流以上的项目,但一流的方向+三流的团队最终只能得出四流的结果。”不过,吴世春投的大多是熟人,知根知底,信任成本低。这也是多数VC和天使投资人的做法,譬如雷军投资李学凌和陈年都是一个逻辑。

齐维(化名)曾是被吴世春选中的人之一,吴世春跟他聊了半个多小时就决定投资。然而齐维只做了半年时间,就告诉吴世春,原来的模式做不下去了,每月花100多万,却没有任何效果。

当时有朋友建议齐维把项目卖给大公司,但吴世春觉得被收购有点亏,更重要的是,收购之后意味着创始人还要与收购方绑定三年,继续做这个模式跑不通的事情,“浪费时间嘛”,吴世春给出了直接的建议:断臂自救,换个方向,推倒重来。

吴世春投项目时就是如此,只要创业团队好,即使是初期在赛道和方向有一点问题,他也愿意,并乐于帮助创业者进行调整。

他认为,把年轻人变成企业家不是给钱就完事的生意。“有奶便是娘的话,就跟着有钱的人跑了。”吴世春说。

创业者的需求,除了钱,也经常需要找合作伙伴和投资人,对接商业合作和媒体曝光。

吴世春喜欢用钱之外的东西打动创业者,他走到哪里都不忘拿自身投资的项目举例,他的朋友圈里也几乎全是所投项目的动向。“只有做了这些事情,创业者才会把你当成朋友和可信任的人。”

Fiil耳机是典型。这个由歌手汪峰出马创办的耳机品牌,一开始就备受关注。汪峰愿意出来做这款耳机与投资人有很大关系。吴世春和青山资本张野从决定投资,到帮忙搭建队,前后耗时三个多月。两人拉来一个团队,包括说服华为荣耀二把手彭锦洲出马做CEO,前缤特力的员工负责音效,德国Design Affairs公司负责外观设计。如今,这款耳机已经销售了4万部,公司估值超过10亿元人民币。

吴世春也有和项目错身而过的时候。在天使投资人的信条里,错过项目比投错项目更令人遗憾。

今日头条就是被他错过的项目。其创始人张一鸣是酷讯的第一名程序员,被吴世春从BBS论坛“水木清华”上招来。原本吴世春还在酷讯写代码,张一鸣来了之后,他便撂下代码行当,专职干他的COO。后来陈华和吴世春先后从酷讯出走,张一鸣也在之后屡次创业。

但是,喜欢投熟人的吴世春偏偏错过了张一鸣。这怪不得谁,2012年前后,张一鸣还在九九房,尚未完全从中脱身,但在那个时候,SIG海纳亚洲就投资了张一鸣。“谁知他这么快就拿到钱了。”吴世春还没有找张一鸣,就已被人抢先下手。

“当然,如果我更敏锐一点的话,应该早点去找他。”吴世春理解张一鸣的选择,不过错失了投资,依然会有遗憾。按照当前今日头条的估值和发展势头,如果天使轮入股,梅花天使又多了一个成功项目。

腼腆的“人脉王”

投资人历来是各路创业活动追捧的对象,但吴世春公开演讲的次数非常少。演讲台并不适合吴世春。

“他不是那种(演讲)风格,思维跳跃性很大,但他的沟通能力很好。”老搭档陈华很了解吴世春。

“他的思维能力其实远远高于他的表达能力。”一名被梅花天使投资的创业者是这样评价吴世春的,“他能很好地把握住市场的点。”

不善演讲的吴世春,却是社交活动的热情参与者和组织者。

早在2006年,一群从百度出来的人组建了“逐鹿同学会”,这是一个创业分享的小论坛,七八个人,包括前百度技术总监、酷我CEO雷鸣,前百度架构师、豌豆荚CEO周立民等,曾在百度企业软件事业部任职的吴世春也是其中一员,他们持续了大半年,每月聚会,共同交流解决遇到的问题。

今年春节前,王啸、陈科屹、徐小平、黄明明、吴世春五位天使投资人聚在一起,称为“A5”,即Angle 5,几乎代表了早期投资行业的半壁江山。五人坐在一起,吃饭喝酒,聊失手项目、伤心开心事和行业八卦。

爱交往的性格也成就了吴世春创投圈“人脉王”的称号。他表现欲不强,略显腼腆,但为人亲和,没什么架子,常常充当了“黏合剂”。用陈华的话讲,不管什么事情解决不了,他都能找出一个人来帮你搞定。“哪怕是你要找个风水大师,他也能翻出个人来。”

陈华体会过吴世春在人脉方面的强大。当时两人在酷讯搭档时,吴世春的角色定位也是“对外”的那个。2006年,酷讯与雅虎谈个合作,也是吴世春出马搞定。正是靠这个合作,酷讯获得了很多资源,包括建立了与阿里巴巴的联系。

张野把吴世春在人脉上的强大形容得更为文艺——他是“关键节点”,不同的人能够通过他获得不同的资源。张野是青山资本的创始人,两人楼上楼下,合投了十几个项目。对Fill耳机的投资,就是他们合作,让这种人脉资源极大地发挥作用的最好事例之一。

一切活动都是吴世春的交友渠道。吴世春是公认的德州扑克的高手。这种游戏,极为考验玩家在紧张的环境中冷静捕捉对手的心理、在最短时间内做出最快判断的能力。很多人认为这是吴世春“快、准”投资风格的来源,但是吴世春本人却否认了这一点,反而觉得,“认识了很多朋友倒是真的”。

从滑雪到德州扑克,吴世春在运动时,也一直认真而勤奋。他算是国内第一批玩德州扑克的人,但几年下来,他已经能与德州扑克世界冠军对垒。

“(与世界冠军)我们经常玩。我赢的多。”吴世春谈及所长,仍然轻描淡写,看不出任何的骄傲与兴奋,似乎本该如此。

转载本站任何文章请注明:转载至神刀安全网,谢谢神刀安全网 » 吴世春:我是如何将40万熬成了6个亿的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