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刀安全网

马云门徒:湖畔大学的传道授业

来源: 界面

作者:王付娇

马云门徒:湖畔大学的传道授业 阿里巴巴 董事局主席、湖畔大学校长马云。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门徒,泛指学子与传道授业者之间的关系。它可以用来形容公众对马云的“英雄式”崇拜。2014年底,湖畔大学成立,马云周围聚集了一批企业家和创业者学员。

1.

2016年3月27日早上,低调但隆重的湖畔大学第二期开学典礼在阿里巴巴西溪园区9号馆举行。前来参会的除了马云外,还包括中国民营企业阵营中一批响 当当 的名字:柳传志、史玉柱、郭广昌、沈国军、刘永好、牛根生、俞敏洪、曹国伟、王中军等等。

马云门徒:湖畔大学的传道授业 湖畔大学开学典礼

十一年前,30岁的马云被评为“杭州10大杰出青年教师”;十一年后,马云以“马校长”的身份再次站在了讲台上。

“阿里巴巴只需要做102年就够了,湖畔大学要做300年。”马云强调,“未来中国的500强中,至少200强的CEO来自湖畔大学。”

马云的野心显露无疑。他甚至希望湖畔大学未来的学员可以有艺术家和政府官员,以丰富学员的多样性。

湖畔大学成立的初衷是发现训练企业家,虽然“企业家精神很难被培养”,但马云仍然认为,培养企业家有一定的模式和方法可循。

数日前,新入学的39名二期学员已经完成了赛艇比赛的破冰。相比于第一期的做木琴,赛艇更重视协作能力和短板效应,淡化个人英雄主义。

马云门徒:湖畔大学的传道授业 赛艇

成立湖畔大学的想法出于偶然。八年前,马云和一些企业家们去不丹旅游。不丹是中印之间喜马拉雅山脉南坡的一个内陆国,空气清新、人均幸福指数高。在此期间,同行者聊了很多关于幸福指数、信仰、信念的问题,由此诞生了成立中国民营企业大学的想法——有没有可能成立一所中国商界的“黄埔军校”?

当时,马云就被大家推任为校长,但项目真正得到推动却是在七年后。

湖畔大学秘书长卢洋在接受界面新闻记者采访时透露,办学校这件事儿本来马云是想等到60岁才做的,“因为60岁之后,马云才能把更多精力投入到办学上来。”不过,2015年,马云等不及了。他觉得很多事情是想不清楚的,需要在行动中去摸索。所以,他把60岁以后做的事,提前到了现在。

马云门徒:湖畔大学的传道授业 马云在开学典礼现场

最新的消息是,马云已经在杭州拿下了300亩地,作为办学之用。

2.

并不是所有创业者都有资格进入湖畔大学,马云对申请者提出了几个硬指标:必须有30名员工以上,必须纳税三年,必须有3000万营业额。

马云对于中国未来经济走势的判断体现在办学方方面面的细节中,3000万营业额直接将很多初创互联网公司排除在外。同时,第二期学员中的互联网公司的比例由第一期的60%减少到30%。因为马云相信,传统企业在未来将发挥更大的作用,这是马云通过第一期教学反思的结果,“我们今天不是培养你怎么创业,我们希望如何让你这个企业能够活得更长。”

第二期招生新增的一项要求是:报名者必须有3位推荐人,其中至少1位为湖畔大学指定推荐人。指定推荐人可以是湖畔大学的校董、保荐人或者校友。

这也让湖畔大学的圈层文化更加浓厚。保荐人制度保证了入选者必须要和湖畔大学有着相似的气质,至少是认同湖畔大学的价值观。

公开信息显示,第二期39名学员的平均年龄37.3岁。其中,18名学员具有10年以上创业经历,7名具有海外留学经验;创业成果方面,8家是上市公司,12家年营收5亿元以上。

马云门徒:湖畔大学的传道授业 第二期学员名单

作为唯一一家入选的新媒体公司,IMS新媒体集团创始人李檬对入选感到幸运。最后拿到通知书之前,他对自己并没有信心。他向界面新闻记者讲述面试时的场景,“6个人一组,每组有3-4个考官,马云是以巡考官身份出现的。”

与李檬同组的6个面试者中有两人来自上市公司,实力雄厚。李檬认为自己能够入选是受益于“复合型”因素。李檬概括,“面试时都是问一些宏观的东西。这与湖畔培养企业家精神、注重社会责任感的使命是一致的。”

比如,考官曾让他用图形来阐述自己的愿景,李檬画了一个八格漫画,他希望未来自媒体能够成为职业,版权收入能够得到保障。

第二期招生有1800人候选,经过湖畔大学走访后,只剩下300人,有69人进入面试,最终录取了39人。

李檬说,自己参加湖畔大学的目的很简单,是想给自己建立一个长期规划的体系。他觉得湖畔大学有非常多的案例值得参考借鉴。

对于马云本人,李檬认为,“无论外界如何认为评价,马云本身是比较成功的企业家。所有的学员都会把阿里巴巴作为学习的对象之一。我认为,马云办大学这件事儿一定能成。国内的商业领域,马云的号召力是很强的,国内最顶级的民营企业家都在参与整个体系的建设。”

3.

据界面新闻记者了解,自2015年3月入学至今,湖畔大学第一届学员已经完成“战略”“组织变革”“创业者的征途”“慧眼禅心”“硅谷游学”“DT时代”等六大模块课程的学习。

授课老师除了马云,还有万通控股董事长冯仑、巨人集团董事长史玉柱、著名经济学教授张维迎、清华大学心理学系主任彭凯平、阿里音乐董事长高晓松、 黑石 集团创始人兼CEO史蒂夫·施瓦茨曼等。相较于其他商学院,这些老师都是时常见诸报端、“有故事”的人。

马云门徒:湖畔大学的传道授业 黑石CEO到访西溪园区

除了授课,实操分享也占据课堂学习的很大比例。比如,在今年1月20日春节前的最后一堂课,钉钉创始人陈航和学员做了三个小时分享。

最有意思的是,部分学员公司和阿里的产品是竞争对手。

明道的创始人任向晖向界面新闻记者直言,钉钉是其竞争对手。但这种竞争关系并没有成为任向晖进入湖畔大学的障碍。

目前,明道已经完成B轮融资的第一步,专注于企业级社交服务。如今明道正在经历艰难的转型期。2016年,BAT公司已经瞄准了企业级社交服务这块“兵家必争之地”,任向晖现在一面要面对钉钉的凶猛来势,另一面又要警惕企业版微信的突然袭击。

4月,明道将发布针对3-5个人的免费服务,没有企业建制的服务将完全免费开放。这是明道应对BAT攻势的本能反应。任向晖认为,“现在面临很多免费商业模式的调整,纯收费和主要收费模式很难参与竞争。”

在湖畔学习过程中,任向晖发现由于学员年龄、个性、观点的差异,有冲突是正常的。再加上企业家个性突出,原先在公司的“一言堂”到了这里极容易演变成激烈的争论。

但任向晖恰恰认为,这样的争论最容易学到东西。

情况类似的,还有第二期的云服务公司UCloud。在云服务市场,UCloud是阿里云直接的竞争对手。该公司创始人季昕华曾先后在华为、盛大、 腾讯 供职,大公司经验丰富。UCloud在2015年4月拿到亿元以上投资,2014年营收规模就增长了4倍,被认为是云服务行业的明星公司。

分享时,湖畔大学真的不会有所保留吗?

湖畔大学秘书长卢洋回应说,如果有任何这种想法当初就不会把UCloud的季昕华招进来了。“未来企业最需要的是开放、分享和国际化。”

除了会招聘竞品公司,湖畔大学尤其注重分享精神。在填写报表名时,有一栏叫做‘分享失败经验’。有人是有顾虑的,担心拿出来被人炒作。于是,就容易有不愿意分享,或者表面上分享但实际上是炫耀成功的案例,对于这种学员,湖畔大学会毫无保留地淘汰掉。

季昕华曾经私下问曾鸣,如何看待阿里云的对手公司UCloud?曾鸣回答,“你来这里学习,表明你们的业务增长是非常快的。我们非常尊重你们,大家互相学习。” 季昕华感受到了阿里对于创业公司的尊重,私下里,他和阿里云CTO的私人关系也很好。

“最核心的问题是我们一直做的是‘成就客户、成就自己’。这一点和阿里整个价值观是很合拍的。阿里巴巴一直说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这也是湖畔大学招我的原因。”季昕华说,“通过在湖畔大学的学习,未来很有可能调整公司的发展方向。”

4.

虽然湖畔大学被打上了马云的烙印,但湖畔一直在想办法“去阿里化”。

最明显的是湖畔大学的法律性质。湖畔大学属于非营利性组织,2014年底在民政厅申请成立。

在浙江省民政厅社会组织(基金会)登记管理公告上,湖畔大学的登记单位名称为“浙江湖畔大学创业研究基金会”,登记时间是2014年12月31日,登记证号52201。虽然与阿里巴巴同处于杭州西溪园区文一西路969号,但其法人是蒋芳,采用直接登记的方式,不隶属于任何业务主管单位。

从法律角度,湖畔大学与阿里巴巴没有任何关系。

另一方面,在界面新闻采访过程中,无论是创业者学员、还是湖畔大学秘书长卢洋,都否定了湖畔大学与阿里投资之间的关系。这种隐秘而微妙的猜测是外界对于湖畔大学最大的好奇之一,也盛传进入湖畔大学就拿到了阿里的“船票”。

在第一期的学员中,有一些是阿里的关联公司,如淘品牌、供应链、物流、电商软件服务、云服务等等。

马云门徒:湖畔大学的传道授业 一期学员名单

比如,广东心怡科技物流有限公司(下称心怡物流)是阿里的天猫超市主要的仓储物流公司;易果生鲜有阿里投资;Face++是支付宝刷脸支付的技术提供商。在第二期学员名单中,西贝餐饮集团的董事长贾国龙和浙江外婆家餐饮有限公司的董事长吴国平,更是与支付宝口碑业务联系紧密。

此外,在湖畔大学的保荐人很多都是专业投资人,指定保荐人和部分第二期学员之间有明确的投资关系。

马云门徒:湖畔大学的传道授业 保荐人和投资人关系

人民网教育频道曾对湖畔大学的保荐人制度给予这样的评价:“以最优秀的企业家充当猎头,涉猎最具潜力的企业家新秀,岂不是一笔最划算的天使投资?”

对于这种质疑,卢洋彻底的否定。“我们完全没有参考过这类东西。阿里的战略投资部和湖畔大学完全没有一点联系。从我们的角度来说,并不是要建立所谓的阿里巴巴公司的战略联盟,这个是没有任何关系的。”

心怡物流作为阿里巴巴投资的企业,参加第一期课程的学习似乎理所当然。或说,由于早期制度的不尽完善,心怡物流的准入比其他人简单许多。

心怡物流CEO邢伟在回忆起当时的录取场景时说,第一次听说湖畔大学,是在阿里投后俱乐部里,省略了很多步骤直接进入了。但邢伟强调,减少准入流程的本质原因是多年来阿里对心怡物流的发展十分了解。

对于是否担心被贴上“马云门徒”的标签,邢伟说,他根本不care。“想多了。我们想一所大学的时候,想的最多是学到东西。我根本不care贴不贴标签,在这个时代里关注的是如何能掌握更多的本领。”

李檬也认为,作为一名企业家,并不像外界传的那样对马云是盲目崇拜。“每个人都有分辨能力。”他在接受界面新闻记者采访时极力撇清“门徒”的概念。

不过,3月29日,李檬曾在 微博 上的日志《湖畔大学揭秘:阿里巴巴是一种宗教信仰》,因表达出对阿里的过度崇拜而被网友批评。

不能否认的是,马云仍然是湖畔大学最醒目的标签。在湖畔大学第一期的老师招募中,马云动用了大量的私人关系。他在演讲中提及,为了请黑石集团的创始人兼CEO史蒂夫·施瓦茨曼来到杭州,得拿自己的私人关系还人情。

3月27日的开学典礼,马云站在台上,呼吁所有学员、校董都来给湖畔大学捐款。他大声对现场的所有人说,“捐钱是感谢,捐钱是感恩,捐钱是给你们后一辈的人、后一辈的学员和学生,未来的中国企业家群体带来更多的机会。”他还调侃,牛根生、复星集团已经捐了不少钱。

这意味着,湖畔大学的融资方式,将以美国常春藤为模板,通过学员募捐完成筹款。同时马云还宣布,未来10年,要为学校募资300亿元,独立研发课程。

确实,一些大佬愿意到湖畔大学授课,也都是冲着马云来的。

柳传志在演讲中表示,最开始也是为了完成任务。“他是什么态度,我讲话讲课就是什么态度。”柳传志说,“在讨论会上,我亲眼看见了马云是什么态度,他调动了他的智慧。在那次汇报会上,他们不停在研究、不停在试错。在研究怎么样去实现目标。办一个学校真是很难的事儿。”

柳传志拿出了十年来最认真的态度,准备今年第一期的第一节课。他拉上了联想管理学院、中欧商学院的老师一起躲到海南,对课程内容前前后后共讨论了10多次。

湖畔大学的第一节课是早上9点开课,柳传志到得最早,7点50分就出现在了现场。对于这种态度,学员回报他的是下课时经久不息的掌声。

与柳传志一样,史玉柱也被请动了。他以《假如我回来》为题,讲述了手游市场的最新机会。

马云门徒:湖畔大学的传道授业 史玉柱讲课

“中国游戏总是功能太多,没有聚焦。手游来了之后,中国面临一个很大的机会,就是社交和游戏的结合。”

一位学员向界面新闻记者表示,课堂上的史玉柱与传统印象中很不羁、很自我的形象大相径庭。他诚恳地分享了上海巨人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摔得最狠的一段经历。“假如我回来。第一步,把整个公司的管理架构全部给他打掉重新构建。重新树立战略,那就是开发出中国数一数二的大作出来。围绕这个核心,架构重新调整。”

5.

在每一段历史中,大学都有着别样的生命力和精神传承。每一次技术和经济变革的时候,就会催生出一批新的学校。第一次工业革命成就了300年历史的以哈佛、耶鲁为代表的常春藤盟校学校;第二次工业革命由于技术本身的发展,产生了卡耐基梅隆大学、MIT等;第三次信息技术革命,斯坦福大学成立,并于80年后见证了硅谷的诞生。

曾鸣也对湖畔大学寄予厚望。他认为,在整个智能互联网时代到来时,湖畔大学具有成为优秀大学的天然优势——因为人们目前多停留在传播途径的讨论,对这个时代知识、教育本身的问题还讨论甚少。

这被定义为湖畔大学的责任,马云成了这份责任的挑起者。

在微博上,马云的认证头衔是“青春如歌-乡村教师代言人”,他要兼顾公益与企业。柳传志也调侃他是“民间外交家”,每天要和社会各界人士握手。2015年,马云“贡献”了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多的公开演讲。

在湖畔大学给第二期学员的课堂上,马云主讲《战略组织》这门课。当讲到战略执行到人员调动或者组织变动时,他扭曲了一下表情、捂了一下肚子,想表达领导者在做人事决策时的疼痛与纠结,十分生动。这是他当老师的天赋。

3月21日,阿里巴巴宣布2016财年商品交易总额(GMV)突破3万亿元,这也是马云的胜利。经过13年的发展,马云的阿里巴巴已经从当年湖畔花园的小公司,发展成为将近2000亿市值的互联网巨头。

“湖畔”也由此成为创业者精神的象征。迥异于门前冷落的当年,今天的“湖畔”成了创业者争相加入的“圣地”,它也注定不只是大学这么简单。

转载本站任何文章请注明:转载至神刀安全网,谢谢神刀安全网 » 马云门徒:湖畔大学的传道授业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