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刀安全网

社交管理 Buffer CEO 现身说法:虽然我们很奇葩但是我们做的好

乔尔•加斯科因(Joel Gascoigne)是 Buffer 的 CEO。说起 Buffer,对社交媒体账号的管理有需求的个人、市场营销人员和机构应该会比较熟悉,因为这是一款专门针对社交媒体账号的管理工具。除了是一款广受欢迎的产品以外,Buffer 还运营着一个口碑极佳的营销博客。这家公司也许是你所能想到的最具透明化的公司,你可以查询到公司的所有代码、收入情况以及团队成员的薪酬信息,这并不是一句玩笑话。

身为这家极受推崇的科技公司的创始人之一,乔尔参加了由 Product Hunt 举办的实时分享活动。在这次活动中,乔尔分享了自己对企业文化、透明度以及领导力等问题的看法。

社交管理 Buffer CEO 现身说法:虽然我们很奇葩但是我们做的好

你们年复一年地输出优秀内容,而且当每一个人都认为你们的透明化战略遇上瓶颈的时候,你们还是成功地再下一城。你们到底蕴含着怎样的密码?这个自我挑战的机制又是怎样形成的呢?

我认为关键是要记住自己可以挑战任何的事物。在成长的过程中,我们或许会逐渐遗忘这个信念,但其真实性毋庸置疑。在今年早期,我们曾经在公司内推行自我管理政策,但最终的结果却和我们的预料有所偏差,我们还是选择将过程进行公开。承认错误并推翻自己所制定的政策并不容易,但我认为这才是持续成长的关键。这起事件让我想起了杰夫·贝索斯(Jeff Bezos)的名言:「能够长久保持决策正确的人往往会三心两意,因此前后一致并不见得是一个正面的品质。」由于你所问到的问题涉及前后的一致性,在这里引用贝索斯的这句名言似乎带有某种讽刺意味。

社交管理 Buffer CEO 现身说法:虽然我们很奇葩但是我们做的好

你是怎么想到在 Buffer 成立初期就开始施行这种企业文化的?你又是如何帮助员工理解这种文化的呢?

在成立这家公司的时候,我并不清楚应该创造怎样的文化和价值观,这一切都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学习回来的。实际上,我的绝大部分体会都是从实践经历中学到的,我坚信在恰当的时间会发生恰当的事情。我读过很多书,但可能是因为缺乏共鸣吧,书中的道理总是很难在我的脑海中留下印象。在事情发生过后,我再读回一些书籍,才会觉得这些书籍可以改变我的生活。当雇员的人数达到 9 至 10 人时,我才开始体会到管理团队的感觉。直到那个时候我才开始学习和企业文化相关的知识,我开始尽可能地阅读相关书籍,也会观看一些演示内容。然后到了某个时期,我对企业文化的展望开始变得清晰起来。我希望自己的企业在拥抱透明化管理的同时,也可以注重自我提升,但我们一直没能将这些精神付诸文字。直到某一天我无意中看到了一段关于 Zappos 公司的首席执行官托尼·谢(Tony Hsieh)的采访,现在我已经不记得这段采访的名字了。在采访中,主持人向托尼发问:「如果时间倒流,让你再次创立 Zappos,你会作出怎样的调整?」托尼说他们一直等到公司雇员的人数突破 100 人后才决定将公司的文化和价值观写成文字并固定下来,如果时间可以倒流,他们会从第一天起就着手打造文化。Zappos 是一家文化氛围非常浓郁的公司,这样一家公司当然是我们的学习榜样。面对这个问题我们别无选择,我们必须尽快将自己的价值观转化成文字。在完成这个步骤以后,我们的公司将会脱离随波逐流的阶段,因为我们的意志已经充分参与到了其中。

社交管理 Buffer CEO 现身说法:虽然我们很奇葩但是我们做的好

如果你需要花费一个小时去解决用户的需求问题,你会如何分配?

首先我会确保自己充分明白用户所遇到的问题或者需求,我认为直接跳到解决环节是一种不负责任的做法。想要跳出自己的世界去了解用户所遇到的问题其实并不容易,更难的是专注于问题本身,而不急于着手思考解决措施,因为过于急切想要找到解决措施的人总会对问题作出各种各样的假设。我会尽可能将注意力放在用户发展环节,并不作任何假设地向用户咨询他们所遇到的问题。在理想情况下,在你吃透用户的问题后,解决方案也会自动出现在你眼前,但想要做到这一点并不容易,起码对于我而言是这样。因此在 Buffer,我们会将吃透用户的问题或需求作为工作重心,我们还会为客户发展部门配备数位全职工作者。

社交管理 Buffer CEO 现身说法:虽然我们很奇葩但是我们做的好

你是如何看待来自 Hootsuite 的竞争威胁的?在未来数年中,你计划如何占据市场?

Hootsuite 的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瑞恩·霍尔姆斯(Ryan Holmes)是我的相识,我非常欣赏他所做的一切,既具启发性又让人难以置信。我认为保持竞争力的关键在于真切关心自己的用户和客户,我们会竭尽所能地挖掘出用户和客户的真正需求。关于竞争有一个非常有趣的观点,那就是竞争通常不会是置公司于死地的主要因素,创业公司更加应该认识到这一点。我尤其喜欢一篇旧文,文章的标题是:《公司的灭亡通常不是因为竞争,而是因为它们自寻死路》。我对此深信不疑。在公司成立的早期阶段,我经常会从其他创业者口中听说某一家公司正在打造一款和我们相类似的产品,但这些都不重要。实际上,许多创业公司所遇到的问题恰恰在于它们未能吃透竞争的真谛。竞争可以让客户感知到这片市场,这一点是单打独斗的公司很难做得到的。

社交管理 Buffer CEO 现身说法:虽然我们很奇葩但是我们做的好

你认为在平衡积极的企业文化和必要的批评性意见时,最大的挑战是什么?

我认为这个问题本身就意味着挑战,因为想要在积极、实诚的价值观和适当的批评性意见之间找到平衡点其实并不容易。我认为问题的关键在于区别开抱怨或者恶意的批评,并把注意力放到必要的批评身上。埃克哈特·托利(Eckhart Tolle)在一本名为《新世界:灵性的觉醒》的书中写了这么一段话:「抱怨的初衷并非为了将某个错误或缺点告知他人,以便事态的发展能得到改进;停止抱怨也并非意味着白白忍受对方品格或行为上的瑕疵。当你向服务员反映他所端上来的汤凉了,需要进行加热的时候,你并不会伤害到他的自尊。因此,你需要做的是说出事实,而事实永远是中性的。『你怎么敢把凉了的汤给我端上来!』这样的话语属于抱怨的范畴,因为其中带有一个『我』字,这意味着你被这碗凉汤冒犯了,并准备大闹一场。自我意识太强的人往往会沾沾自喜地指出别人的错误,抱怨也只是满足了自我的需要,并不能带来任何改变。

在领导这个成功的创业团队期间,你觉得最惊讶的是什么?

我认为其中一个惊喜在于增长的规模和潜力,现在我们已经拥有 70 位雇员,但如果你在数年前跟我这么说,我压根就不会相信。团队的每一位成员都很棒,也非常必要。我们还需要聘请 20 个人,以帮助公司获得更快的成长。另一个感悟是当公司正常至一定规模时,你需要着手设置出架构,但这个过程并不容易。我们曾经作出过多种尝试,现在也尚在努力之中。

社交管理 Buffer CEO 现身说法:虽然我们很奇葩但是我们做的好

如果我没有弄错,你在创立 Buffer 之前曾经是自由职业者。当时你是如何对自由职业和创业进行调和的呢?

你说的不错。在创立 Buffer 的时候,我曾经全职为几位客户工作,而 Buffer 只是我的业余项目。当时我所做的关键事项如下:

  • 我通常在晚上从事和 Buffer 相关的工作,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发现这并不是一个高效的方式,因为在一天结束后我会感到非常疲惫。因此,我对自己的工作节奏进行了调整。我会提早上床睡觉,并于隔日提早起床,在开展正式工作前先花费数小时在 Buffer 上。经过调整作息后,我发现自己的效率得到了大幅提升。我认为 Buffer 的诞生离不开这一点。
  • 当我从事自由职业的时候,我有一些同为自由职业者的朋友,有些人甚至还拥有属于自己的机构,当时我认为这是一条适合自己的路径。而实际情况却是,在从事创业活动的时候,你所取得的进展或许并不会如期望般顺利。在这个期间,你需要不断进行学习和尝试,失败往往也不可避免。熬过这段时期并不容易,但我决心要创立一家成功的企业。我开始有目的地选择自由职业的任务,以便在创业项目出现起色后可以随时退出,而不会让客户感到失望。一个比较好的选择是在其他机构忙不过来时帮助他们分担工作。
  • 我非常幸运,因为就在 Buffer 出现起色的时候,我所服务的机构所分派的工作也即将告一段落。我可以逐步减轻自由职业的任务量,以便随时作出转变。

选择将公司的经营状况公之于众是一种怎样的体验?你又可以从中收获哪些好处?

最明显的好处是我们可以对公众的建议保持开放态度,有人甚至会就我们的薪酬分配制度、产品状况以及团队经营理念等事项书写了多达 2,000 字的评论意见。公众的意见非常重要,他们的意见可以让我们严格要求自己。

在新的一年你计划如何进一步提升 Buffer 的透明度、文化以及产品?你会专注于哪些方面的工作?

我们还在思考公司的目标和主要成果以及内部的责任制度,但我对公司目前所取得的进步感到非常兴奋。在透明度的问题上,我们仍可以通过 2 方面进行提升:分别是产品路径图和招聘流程。在这两个范畴上,我们的透明程度仍然有所欠缺。就公司文化而言,鉴于我们在半年内已经扩张了将近一倍,此前的一些关注点已经变得越来越难以维系。其中一个例子是员工的自我提升计划,现在已经逐渐淡出了核心地位。至于产品问题,我们目前的关注点在于 Respond 的发布。除此以外,我们也计划继续对针对小型企业及个人的产品进行革新,同时也会着手打造面向大中型企业的商业解决方案。

你的一周是如何度过的?

近来我会和团队中的不同成员召开简短会议,我的关注点是产品及设计、客户服务、招聘以及更高层的决策事项。我的日程可以由整个团队共同制定,因此我一般会比较繁忙。我会将自己针对某个项目所提的建议压缩在 20 分钟内,同时还会和团队成员进行一对一的交流,这些事项是我每日的常态工作。除了工作以外,我每周都会进行几次运动。我会到健身房训练体能,也会跑步,又或者是到户外进行俯卧撑或者引体向上训练。

有哪些信条是你一度笃信,但却存在明显误区的?

大约在 9 个月前,当时我们正在制定自我管理的政策。在那个阶段,我认为领导、管理和指导这几项职能对于组织而言并不必要。但后来我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现在我依然在努力为 Buffer 打造一个独特的企业架构,并对传统架构发起冲击。我相信我们需要根据员工的经验和水平为他们提供指导,但这个焦点开始溃散的时候,我们就会承受损失。

社交管理 Buffer CEO 现身说法:虽然我们很奇葩但是我们做的好

文章来源 : Medium ,本文由 TECH2IPO / 创见 阮嘉俊 编译,译文由创见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转载本站任何文章请注明:转载至神刀安全网,谢谢神刀安全网 » 社交管理 Buffer CEO 现身说法:虽然我们很奇葩但是我们做的好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