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刀安全网

众筹已死:创业公司如何在中美两地失去支持者

众筹已死:创业公司如何在中美两地失去支持者

《深网》是腾讯科技推出的原创深度报道栏目,挖掘TMT领域热门公司、事件和人物中的隐秘故事,探究背后的深层逻辑。

《深网》报道组 王潘 4月7日报道

这是一个有着GoPro广告风格的宣传视频:在浩瀚无际的大海旁边,一个戴着黑色墨镜、身穿白色T恤的男子站在巨石上大手一挥,几乎比手掌还小的无人机便一跃而起,飞向遥远的天空。这是深圳市盛祥科技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盛祥科技”)推出的安果掌飞自拍无人机在京东众筹发起页上的宣传视频。

即使是无人机“小白”用户,看到这样的精彩画面也很难不为之所动。该项目原本计划众筹100万元,最终却以350万元的成绩超额完成任务;此前在美国第二大众筹网站Indiegogo上,安果无人机也完成了331万美元的巨额融资。

但遗憾的是视频仅仅是视频。

这款无人机发货后,遭遇国内外众筹用户一边倒的指责,在诸多产品细节上涉嫌虚假宣传。

除了安果,在美国的Kickstarter、Indiegogo等众筹平台上,还有Cabin、Wicoz、Trasense等多家来自中国硬件公司的项目和产品均被海外网友指责。这些公司比安果更过分的是,当它们在Kickstarter等众筹网站上取得成功后,竟让众筹者等待数年之久,至今仍未发货,最后遭致外国网友一片骂声,诸如“道歉”、“垃圾”、“骗子”、“退款”这样的字眼在众筹平台上随处可见。

事实上,在经历一两年的爆发式增长后,众筹模式的前景正遭遇越来越多质疑。有数据显示,尽管众筹行业筹资额不断攀升,但与此同时,倒下的众筹平台也一个接一个。2015年全年,国内至少有40家众筹平台倒闭,26家众筹平台转型。

众筹模式真的快走到尽头了吗?

一款严重缩水的无人机

众筹已死:创业公司如何在中美两地失去支持者

“iPhone同款镜头,红外避障、GPS自动跟随,一键起飞降落,实时图传,外形小巧,只有120mm的轴距,碳纤维桨叶,还可以购买10000毫安的移动电源。”这是安果众筹项目的相关介绍。

在一系列华丽辞藻之下,诸如“精巧设计,科技创造不可思议”、“行业颠覆者,360度随性抓拍”、“我们进行了充分的可行性研究,从设计到生产,力求每一步都趋近完美”。安果无人机创下了他们想要的众筹奇迹,同时获得深圳市政府科创局的“无人机专项基金”支持;2016年1月,安果还请来了贾乃亮为其产品进行代言,成为无人机首位明星代言人。

盛祥科技副总经理屈杰还曾表示,该公司已经签约“首创证券”等多家专业机构,启动了上市程序,计划2016年内在新三板挂牌,将会是新三板唯一的无人机挂牌企业。公开资料显示,盛祥科技此前已宣布完成2000万元的Pre-A轮融资,由松禾资本联合京东金融和焦点创投共同投资。

然而,众筹参与者围绕安果无人机的指责始终没有停止。从诸多网友收到的安果无人机产品来看,其实际质量的确非常糟糕。

一位安果无人机众筹参与者向腾讯科技表示,其收到的无人机存在多处与产品宣传不符的情况,而绝大多数众筹参与者的情况与他几乎一致。

就目前来看,安果无人机主要存在以下欺骗用户的问题:

1、移动电源众筹页面显示10000毫安,实际到手5000毫安。后来有网友投诉到京东众筹之后,安果又出了一个处理方案,称“10000毫安的移动电源体积太大,怕买家携带不方便,那就给客户两个5000毫安的吧!”

一位网友这样评论——“我付了钱准备买个奔驰,结果4S店来电话告诉我,一辆车不方便,我们为客户着想,现在为了你出行方便,给你两辆雅阁吧!”

2、GPS搜不到信号,即使在开阔地测试很久也会显示GPS异常;

3、众筹页面显示是碳纤维桨叶,实际到手是塑料的。在被网友逼问之后,官方解释称碳纤维桨叶硬度过大,形状不利于飞行稳定。

4、备受指责的还包括电池接口需要手动拔插,每次飞行前插好,飞完必须拔开接口,为此,安果还专门配了一个塑料镊子用来把线捏出来和塞进去。

有众筹参与者质疑安果无人机方面涉嫌虚假宣传,属于恶意骗钱。“随意修改材质和性能缩水,完全没有在发货前通知众筹买家,而是在买家收到货自己发现问题之后才迫于现实承认。”

有网友称,迫于用户以及京东方面施加的压力,安果无人机最后不得不发布公告称,要是众筹用户不满意,可以选择退货,但是运费需用户自理。

实际上,不只是在京东众筹,安果无人机此前在美国第二大众筹网站Indiegogo进行的众筹也同样遭遇一边倒的吐槽。

据悉,安果无人机在Indiegogo上完成了331.7229万美元的巨额融资,这一数额是在京东众筹上众筹金额的数倍。

不过,如出一辙的是,在该众筹页面以及安果无人机(Onagofly)的 Facebook 页面上,不少国外网友忍不住对安果的无人机产品进行吐槽,甚至有众筹参与者要求退款。

“对付这款无人机最好的办法就是直接将它抛到空中或者用棒球棒击打,这样你就不用去考虑它到底有没有失灵。”Facebook网友Bruce Teel跟帖表示,安果无人机完全就是个“笑话”。

众筹已死:创业公司如何在中美两地失去支持者

零度无人机的CEO杨建军向腾讯科技表示,随着众多无人机跳票或者发质量不过关的产品,众筹无人机已成“不靠谱”的代名词。“这应该会影响到其他厂商后续在海外进行众筹。”杨建军说,包括零度在内的很多厂商都不会再考虑众筹。

星图智控CEO张庆旗也告诉腾讯科技,此前Zano无人机的倒闭已经给整个行业带来了不小的负面影响,加上后续的无人机厂商遭到海外网友质疑,对无人机行业无疑是雪上加霜。他表示,星图蜻蜓无人机原本很肯定要做海外众筹,但目前他有些犹豫,仍在观望中。

中国硬件公司如何忽悠了海外支持者

在美国的Kickstarter、Indiegogo等众筹平台上,拥有不少来自中国硬件公司的项目,不过,令人遗憾的是,多家中国公司均被海外网友吐槽。

这些公司比安果更过分的是,当他们在Kickstarter等众筹网站上取得成功后,竟让众筹者等待数年之久,产品至今都不发货,最后遭致外国网友一片骂声,诸如“道歉”、“垃圾”、“骗子”、“退款”这样的字眼并不少见。

1、Cabin被催促两年后才开始发货

众筹已死:创业公司如何在中美两地失去支持者

来自中国深圳的HEVO LABS团队曾于2014年7月在Kickstarter上发起了一个名为“Cabin”的项目,其中包括了一款iPhone专用的充电转接口,它可以让iPhone也拥有与Macbook相似的充电接口,从而更简便地为iPhone手机进行充电。

该众筹项目发起后,有2422名支持一共筹集了18万美元。

然而,他们怎么也不会想到,等了两年始终杳无音讯。在该众筹页面上,用户的吐槽堆满一页又一页。直到最近几日,才有少数网友在众筹页面上表示,自己终于收到了货。

2、Wicoz欠美国众筹者一个道歉

众筹已死:创业公司如何在中美两地失去支持者

因为在给自己家的小孩喂奶粉时觉得太麻烦,李泽畅决定自己做一个智能冲奶粉机,并为此成立了一家公司,名叫“深圳维可智婴科技有限公司”,英文名“Wicoz”。

李泽畅此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在公司成立之初,他们就引入了一个本土的美国人来负责品牌和战略方面,希望从产品的设计到外形都能够符合欧美人的审美标准。在他的规划中,首先会将目标先放在美国市场,过段时间再进入国内市场。

2015年1月,Wicoz公司带着产品Milk Nancy正式登陆Kickstarter进行众筹,并成功从343名支持者手中筹集了12.0884万美元。

然而,时至今日,Milk Nancy都还没有任何发货的消息。“随着Wicoz的无休止拖延,自己的孩子也已经长大了,如今已经不再需要冲奶粉机。”一位父亲在该众筹页面评论表示。

“有谁收到过一次道歉吗?”这是Wicoz众筹页面上的最新一条回复。

3、Trasense手环虽已发货,但通篇差评

众筹已死:创业公司如何在中美两地失去支持者

深圳市亲情互动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致力于智能可穿戴设备产品和移动医疗产品的公司,该公司主打产品包括TRASENSE Watch和Trasense Movement运动手环等。

众筹项目资料显示,Trasense Movement运动手环可以检测睡眠、计步、与手机连接,采用非常精准的能耗技术,可以推算出运动所燃烧的卡路里,让人们在一天的运动量都可以直观的显现出来。

去年6月,Trasense Movement登陆Kickstarter进行众筹,并成功从1013名支持者手中筹集了3万美元。尽管Trasense Movement很快便开始发货,不过,收到手环的众多众筹参与者都认为这款手环做得很差,甚至有不少用户称“从来没有遇到过这么烂的产品”。

4、前百姓网联合创始人主动退款

众筹已死:创业公司如何在中美两地失去支持者

不过,在众多中国硬件公司都被国外网友唾骂的同时,也有少数公司得到尊重。

2015年夏天,前百姓网联合创始人李佳再次创业,瞄准智能硬件领域,成立Nonda(能塔)智能硬件公司,推出 苹果 笔记本外接硬件产品Hub+。

Hub+在美国众筹平台Kickstarter进行众筹,吸引了超过8000人参与,众筹资金88万美元,刷新了中国公司在美国众筹的最高纪录。

不过,在众筹结束后,李佳发现无法及时发货,于是主动承诺向支持者退款,并告知众筹参与者留下收款方式。在Hub+的众筹页面上,众多网友对李佳的决定表示感谢。

众筹模式已经走到尽头

2015年12月27日。这是知名众筹平台点名时间最后一个项目的上线时间。

这一天,比点名时间创始人张佑的想象要来得更快。三个月前,他还在接受采访时对自己的项目表达了十足的信心。

2011年初,张佑创立了众筹平台“点名时间”,随后便成为众筹行业的领军者。然而,不久后,随着竞争对手不断涌入,好的项目越来越难找,加之用户对众筹认知度还是太低,商业模式不清晰,点名时间遇到了极大的发展瓶颈。

2014年,张佑决定放弃众筹模式,转而打造智能硬件首发平台,但转型并没有成功,张佑很快又将平台转型,再次回归众筹,最后的结局如我们所见。

点名时间的倒下只是众筹行业的一个缩影。有数据显示,尽管众筹行业筹资额不断攀升,但与此同时,倒下的平台也一个接一个。2015年全年,至少有40家众筹平台倒闭,26家众筹平台转型。

据网贷之家与盈灿咨询发布的《2015年全国众筹行业年报》显示,2015年全年,全国众筹行业共成功筹资114.24亿元,其中,产品众筹筹资最多,为56.03亿元,占筹资额的49.05%;其次是非公开股权融资(俗称“股权众筹”),占比为45.43%。

在非公开股权融资方面,去年全年拥有平台数超过130家,不过,尽管有如此多的创业公司加入,但估值能够做到5亿美金以上的公司仅有京东私募众筹和36氪股权众筹。不过,这并不能证明其本身的商业模式已经取得成功,二者分别是站在强大的京东集团和蚂蚁金服肩上而催生出的高估值。

在产品众筹领域,2015年,京东众筹筹资额超13亿元,淘宝众筹筹集了10.7亿元,苏宁众筹筹集金额3.6亿元,三者占据了近50%的份额。

不过,有分析人士认为,上述三者并不是纯产品众筹,而是基于已有的电商平台,做产品预售和营销,其本质并不是众筹,而是一种电商的衍生。

一位不愿具名、曾多次发起淘宝众筹项目的人士表示,众筹用户的黄金尝鲜期在2015年上半年,之后就热度不再。“目前而言,太多人对众筹的概念一无所知。”

前不久,某股权众筹平台的一位市场总监选择离开,并加入了一家创业公司,谈及离职原因,他觉得整个行业停滞不前,很难让人看到希望。

“我觉得整个股权众筹已经差不多到头了,发展了这么久到目前仍然难以看见曙光,至少短期很难再有大的突破。一方面可能是股权众筹本身的周期很长,至少要一年以上才能看见回报;另一方面,真正好的项目又不会选择去做股权众筹,而是直接拿机构的投资,因此股权众筹平台拿到的都是次级项目。”

转载本站任何文章请注明:转载至神刀安全网,谢谢神刀安全网 » 众筹已死:创业公司如何在中美两地失去支持者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