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刀安全网

要想拍好一部VR电影到底有多难?

要想拍好一部VR电影到底有多难?

(报名参与首次影响力超百万人的钛媒体国际VR产业峰会,美国一线VR电影操盘手都来了,一手掌握更多虚拟现实电影实战)

虚拟现实正在走向现实,也已是当下现实最受期待的技术之一。

2015年末,国内首部VR电影《活到最后》掀起了一阵小范围的高潮,2016年张艺谋、高群书等传统影片导演对于VR电影表现出的兴趣又再次将这个话题带到了人们眼前。

相比起传统电影,VR影视的拍摄手法和叙事方式都是全新的,更为重要的是,受限于VR硬件的最佳体验,VR影片的长度也只能在10-15分钟。尽管如此,尝鲜VR影视的大有人在,但我们却很难看到真正具有颠覆性话题的产品出现。就这个问题,我们和两个专门做VR视频内容的创业公司聊了聊。

比起VR游戏,影视的风口可能还要来的更晚

“如何去衡量一个产业是否成功?如果说出现消费级产品就算商业化成功的话,那么VR硬件行业可能很快就要达到这个标准了。”热波科技CEO张庆浩对钛媒体表示,当VR技术和硬件系统趋于成熟的时候,VR内容的短缺便渐渐的显露出来了。

这家公司成立于去年9月,已经拍摄了数十部的VR电影并且有着自己的内容分发平台“VR热播”。张庆浩认为,国内的VR硬件可能在下半年会出现集中的爆发和格局显现,而VR内容的风口可能还需要一两年才会关闭。

但是相比较VR电影的慢热,VR内容领域中游戏的成功可能会来的更快一些。一是VR技术中所采用的渲染等技术,本身就是来自一些大制作的U3D、U4E游戏引擎,二是移动VR技术也趋于成熟,唯一等待的,就是一款“愤怒的小鸟”式轻交互游戏的诞生。

“然而影视技术的成熟期需要非常的长”,兰亭数字联合创始人庄继顺对钛媒体表示,VR电影的呈现方式完全是崭新的,因此不仅是画质、传输等技术要求还有内容的要求。“现在几乎所有人探索的都还是0到1的技术问题,当技术的增长达到瓶颈时,考验的就是叙事方式和内容处理的能力了。”庄继顺说道,那部VR电影的尝试《活到最后》就是兰亭数字推出的。

所以拍一部VR电影到底有多难?

当庄继顺听到张艺谋、高群书等导演要去拍摄VR影片的消息时,其实他并不是非常乐观的。同之前所述,传统大片的导演在VR方面同样是“两眼一抹黑”,并没有特别多的优势。“当时导演来到片场的第一句话就是‘我站哪?’ ”这是此前庄继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屡次提起的桥段。

“从导演逻辑、镜头语言、拍摄设备、制作流程以及最后使用的后期软件都是完全不同。”庄继顺对钛媒体表示,除此之外,还需要解决导演监看、美术设置、一镜到底和灯光穿帮等问题。

热波科技张庆浩则更详尽的向钛媒体解释了VR电影拍摄中的坑:

1,首先从编剧开始,必须要改成适合VR 表现形式的剧本。

2,为了解决光线穿帮和360度视角的问题,大多数VR电影都需要重新搭景,并且目前的VR终端的分辨率做不了大场景。

3,在传统影片中出现的工具在VR电影中,都是不能出现的,比如收音的麦、导演的监看器以及现场的一些设备的走线。

4,必须避免大量的运动镜头。大量运动镜头的出现会导致用户在使用VR设备时更加有眩晕感。

5,避免演员出现在镜头之间。以第一部VR电影《活到最后》为例,由于拍摄画面的拼接问题,偶尔会出现演员穿过两个相机所拍的画面的接缝处时出现重影。

6,整体团队,不管是导演、编剧还是现场的拍摄人员必须从一开始就具有拼接意识的存在。

而以上还只是拍摄中存在的一些问题,对于处理电影的处理,兰亭数字团队甚至花费了几个月的时间来重写了拼接程序。

强IP和带有交互体验的VR电影会更火

巧合的是,为了解决VR电影中的一些拍摄问题,兰亭数字发现了一种更容易将VR落地的内容方式——VR直播。

VR直播是最快落地的,并且可以很大满足人们刚需的一种方式。庄继顺向钛媒体说道,除了演唱会、体育赛事之外,他们还做了不少综艺节目的直播,比如正在热播的《谁是大歌神》。 在直播技术的发展之利用全景摄像机来制作出VR内容,这项技术的门槛并不高,乐视、芒果tv等有着一定实力的视频网站也已经纷纷入局。

直播没有技术门槛,那么什么样的VR视频内容更有壁垒可言?张庆浩给出的答案是带有强IP性质的VR影视题材。比如,同期上映的具有话题性电影的VR版本,比如以NBA球星为题材的VR内容。

张庆浩对钛媒体记者表示,自己本身就是负责版权内容出身的,因此对于IP的要求更高一些。而在同期电影的处理上,他们往往会根据剧本进行改编,然后进行一个与传统电影内容互补的,或前传或花絮式的VR版本。

而几乎将VR影视领域所有方向都尝试了一遍兰亭数字对钛媒体记者表示,目前他们的重点业务会集中在综艺节目、演唱会以及场地不大的体育赛事直播等方向,这些或带有IP属性,或带有粉丝经济。“最不可思议的是, VR视频中男明星壁咚的内容是最受粉丝欢迎的。”庄继顺向钛媒体透露了一个小的现象。

同样带有一定趋势性的是,单纯的全景或VR视频观看起来意思并不大,而由观众自己主导剧情,根据手势识别出现的简单交互,根据锚点交互技术选择并决定剧情发展,这些才会让VR电影变的更加有趣。

关于VR内容产业未来的一些趋势

在钛媒体采访的最后,我们仍然不落俗套的问了一些,关于VR内容行业的未来的一些判断。在此之前,普遍的认识是,物质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因此必须是硬件行业首先迎来成熟,内容方面才会迎来爆发,而目前国内VR产业链上已经围绕了几百家大大小小的公司。

内容制作是产业链是下游,因此在短期内,市场并不成熟的情况下不可能走c端盈利,只能走B端盈利。庄继顺认为,这个行业在三年内是暂时不可能出现盈利的状况,并且今年是硬件决战的一年,而明年将会是内容分发平台决战的时候,头显厂商、BAT、视频网站等平台在这方面,将会更加具有话语权。

张庆浩则对钛媒体表示,对于内容行业的现状来说,还远谈不上竞争。真正做VR影视内容的也只有五家左右,并且各家的业务方向也不太相同。“VR影视发展的时间还是太短,但今年下半年可能会有大量的作品出来。”张庆浩说道。有意思的是,华策影视同时是兰亭数字和热波科技的投资方。

同样,VR技术的发展,也可以类比当年移动手机的发展,当随着硬件技术不断的更新时,头显会有更好的表现,内容自然也将有更丰富的形式。或许未来移动VR设备会像移动手机一样普及,但我们无法准确的预测这是需要三年还是五年。“对于VR,我们保持长期乐观,短期谨慎的态度。”李开复曾在接受钛媒体采访的时候表示。

————–

正是这个市场的复杂性和难度,让我们有必要真正去了解VR。还想了解更多关于VR内容的全球前沿现状,来5月20日,钛媒体与纽约时报中文网共同主办的国际VR产业峰会。美国一线vr电影操盘手都被我们请来了,火速报名地址: http://www.tmtpost.com/event/t-edge/2016VRSummit/index.php  ;目前第一批公布的电影嘉宾中就有不少VR电影大咖:

Eric Hanson

xRez工作室合伙人、南加州大学电影艺术学院副教授

Eric Hanson是一位视觉特效师。他擅长营造数字化环境,曾与多家顶尖特效制作公司合作,其中包括:数字领域(Digital Domain)、索尼图形图像运作公司(Sony Imageworks)、寻梦映像公司(Dream Quest Images)和迪士尼动画片场(Walt Disney Feature Animation),曾参与多部影视剧作的后期特效制作,其中包括:《后天》、《荒岛余生》、《火星任务》、《幻想曲2000》、《第五元素》等。目前,他是xRez工作室合伙人之一。他为世界权威CG视频教程网The Gnomon WorkShop制作了四部有关数字化环境搭建教学的DVD,并且著有两部有关Maya技术的作品。同时,他也是南加州大学电影艺术学院副教授,是学院中视觉特效领域的佼佼者。

xRez工作室专攻十亿像素级摄影的研究与开发。这一技术可以被广泛使用在视觉特效领域。

Kevin Geiger

北京电影学院动画与虚拟现实国际研究中心执行理事

Kevin Geiger是北京电影学院动画与虚拟现实国际研究中心执行理事兼Magic Dumpling娱乐公司的创始合伙人,专注于沉浸式内容的研究开发。Geiger先生曾在迪士尼动画公司担任多项要职。

Shannon Tindle

谷歌ATAP(先进科技与项目)部门Spotlight Stories总监

在国内院线非常热门的梦工厂动画片《疯狂原始人》一定让你印象深刻。这位神秘大咖就在为这一系列疯狂原始人故事的开发者。

Shannon Tindle现居美国加州,本人是一名动画师以及角色设计师。Tindle的作品《麦克与他的幻想朋友》在2005获得了安妮奖的最佳动画片角色设计奖提名。2006年,Tindle因作品《Go Goo Go》而获得了艾美奖的个人杰出成就奖,同时还获得「100分钟以下杰出动画片」奖项提名。

关注更多国际峰会介绍和嘉宾详情,即刻抢票:

http://www.tmtpost.com/event/t-edge/2016VRSummit/index.php

转载本站任何文章请注明:转载至神刀安全网,谢谢神刀安全网 » 要想拍好一部VR电影到底有多难?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