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刀安全网

多地探索互联网医院试点 医保支付或成瓶颈

多地探索互联网医院试点 医保支付或成瓶颈

◎每经记者 周程程

在优质医疗资源紧缺的情况下,多地开始探索建立互联网医院模式。

4月6日,银川市人民政府与好大夫在线正式签约,合作共建银川智慧互联网医院。

同一天,由甘肃省第二人民医院联合微医集团共建的甘肃省互联网医院上线运营。

此前,也已有乌镇互联网医院、广东省二院互联网医院、贵阳互联网医院等众多互联网医院进行了不同特点、不同模式的探索。

首都经济贸易大学社会保障研究中心副主任朱俊生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应该鼓励多模式互联网医院的发展,这可以突破医生原来尝试多点执业所面临的物理性、地域性的限制。并且,用互联网技术去整合资源,将这些优质医疗资源更好地分享,会改变医疗服务市场供求不均衡的现象。

●多模式探索共享优质医疗资源

从目前已有的互联网医院来看,各有不同的模式与特点。

譬如,甘肃省互联网医院试点考虑了援藏因素,依托互联网信息技术连接省、市、县、乡甚至村等各级医疗机构和医生,让西部省区尤其是藏族群众获得优质的医疗服务。

同为西部省市,银川模式有所不同。银川市副市长郭柏春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银川智慧互联网医院是银川和互联网医疗企业好大夫在线进行合作,将好大夫在线平台上优质的东部医疗资源与西部进行共享,解决民生问题。

广东省医院协会近日携手广东芸辉科技有限公司共同推出了“广东云医院”。广东省卫计委巡视员廖新波表示,我国互联网医院与云医院有着微妙的差别。互联网医院实际上是“医院+互联网”模式,是将一家医院互联网化,仍然是单打独斗,而“云医院”最大的不同是“互联网+医院(N个)”的模式,它打破了医院围墙,形成了资源共享的医院联盟,形成医、药、险、健康管理的新生态。

由于与东部地区在技术、经济发展上存在差距,西部地区探索互联网医院看似“先天不足”。银川市卫计委主任田永华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西部是一个优质医疗资源相对匮乏的地区,过去老百姓在当地看不了的病,必须通过医生介绍,让病人带上病历,然后联系到外地医院,请专家排队看病,非常困难。而建立互联网医院后,可以方便地进行在线问诊和咨询。“一些患者可以通过视频系统,把检查的结果传给我们全国的知名专家,知名专家可以通过在线系统得出一个结论性的东西,病人看病的方式应该说是更快捷,对一些尤其是家庭经济困难又不容易走出去的人来说这是一个很好的方式。”田永华说。

在朱俊生看来,目前医疗卫生最大的问题在于公立医院的垄断、进入有门槛等,而互联网医院可以将既有资源调动起来。“原来推进多点执业,是指医生从一个医院到另一个医院,这是物理性的。互联网可以突破多点执业原来物理性的限制。通过互联网的手段进行资源的整合,并进行分享,能够解决优质医疗服务供需不平衡的现状。”

●移动医疗被动转型之选?

在地方获得优质医疗资源的同时,对于为何移动医疗企业纷纷布局互联网医院的试点,市场有观点认为,可能是被动转型。

3月初,北京市治理“号贩子”举措进一步升级,在北京市范围内限期清理“公立医院医务人员通过商业公司预约挂号、加号谋取不正当利益”的行为。这使得许多有移动医疗挂号、加号服务的平台受到影响。

香港艾力彼医院管理研究中心主任庄一强表示,挂号新政的出台,使移动医疗平台周边服务的空间被严重挤压,互联网医院也成为移动医疗平台被迫转型的方式。“但这种转型本身无可厚非,我个人是认可的。”庄一强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解释说,过去移动医疗企业主要是处在互联网医疗的1.0阶段,即提供医疗的周边服务,如挂号、支付、网上查询等。而由于挂号新政的限制,被迫转型做互联网医院,这可以称为2.0版本,即医疗的核心业务——诊断和治疗。

“当然,也有一些企业在做主动转型。但不管主动还是被动,互联网医疗一定要从周边服务转到核心业务来。”庄说。

好大夫在线CEO王航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挂号新政本质上是在清理线上黄牛行为,能够更好地规范移动医疗行业。“在线上是否能够做诊疗,是否能够开具处方,是否能够进入到医疗核心环节,互联网医院实际上是我们原来就想做的事情,这是现在整个行业都在尝试的地方。”

庄一强认为,目前互联网医院雨后春笋般出现,只是发展阶段的问题。关键在于,现在致力于全国性的互联网医院大概有上百家之多,市场业态不可能长期如此。经过市场的整合和淘汰后,可能只剩下少数几家。

●医保或难覆盖互联网医院

在业内看来,互联网医院的发展,也将带动相关产业的发展。

譬如,去年12月,乌镇互联网医院开出成立以来首张在线处方,处方上的药品由国药集团配送到患者家中。这被业内看作打开处方药市场的方式之一。

郭柏春也坦言,互联网医院将推动相关产业的发展。“这是便民利民惠民的,催生新的业态、衍生新的产业、改造传统产业。”

在互联网医院试点过程中,一个绕不开的难题就是医保支付。朱俊生表示,最核心的环节就是谁来买单?互联网医院如果由患者自费,那么市场就会小很多。

庄一强认为,未来3~5年内看不到(互联网医院)可以进行医保报销的可能性。一些公立医院医保报销的资金压力已经比较大,投入的钱很多,但医疗的开销也越来越大,顾及实体医院的报销都较吃力,互联网医院纳入医保更是吃不消。

朱俊生认为,传统的控费手段是建立在物理性的基础上,新的形态出现,可能会遇到一些挑战。他举例说,现在医保还限制于县市一级,首先面临的就是异地结算的老大难。比如,互联网医院为患者进行问诊的医生,如果没有跨越物理性的范畴,是否算异地?如果是其他地方的医生对患者进行问诊,是否算异地?如果算就会涉及异地结算的问题。

朱俊生进一步表示,由于控费的问题,一些地方可能不愿意对互联网医院进行报销。实际上,互联网医院可以对医保进行控费,有利于节省医疗费用。“目前医疗服务市场存在公立医院垄断的结构,医院和医生能够决定病人花多少钱,实际上这里面的弹性非常大。”

“用互联网技术去整合资源,将这些资源更好地去分享,会改变医疗服务市场供求不均衡的现象,如果医疗服务市场供求越来越均衡的话,那么医疗保险的控费目标就越来越容易实现。”朱俊生说。

王航也认为,互联网医院可以帮助医保去控费。“互联网上所有的环节都是有序可查的,包括医患的交流等,全都有序可查,相对来说更能控费。”

但庄一强指出,目前还并没有明确的证据可以证明互联网医院可以帮助医保进行控费,而走商业保险是未来互联网医院的出路之一,商业保险不占用医保资源,并且能够通过互联网问诊的许多都是年轻人,有些也会有个性化的需求,正好符合商业保险的特征。

郭柏春表示,为了扶持新的产业,目前也正在研究是否能在医保上做一个改变。“纳入一部分、补贴一部分,让大家去认可这个互联网医院,这样才能把互联网医院做大,才能让优质资源共享。”

转载本站任何文章请注明:转载至神刀安全网,谢谢神刀安全网 » 多地探索互联网医院试点 医保支付或成瓶颈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