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刀安全网

专访 VH 设计师:VH 的产品是卖给「接受者」的

VH是尾巴们比较熟悉的一个品牌了,它的 VH·致 旋转笔、VH·及 无线充电器、VH·定 Apple Watch 支架,数字尾巴都曾经为大家介绍过。最近要上市的 VH·羽 风扇,更是一上线就在淘宝众筹获得了很大关注,目前已经有25万资金的支持。

专访 VH 设计师:VH 的产品是卖给「接受者」的

其实频繁关注这么一家还在初创阶段的小众品牌,对数字尾巴来说并不多见,这其中不光是品牌影响力的因素,也是因为 VH 这家品牌的内在气质和数字尾巴非常吻合。近日,我们请到了 VH 的两位设计师以及联合创始人 Gang 和 Ray 来聊一聊设计、聊一聊VH的产品。

一个向里 一个向外

初次见到 Gang 和 Ray,和想象中很不一样,他们没有“资深设计师”的做派,身上没什么“烟火气”,甚至还有些面对镜头的拘谨。本来准备了一些关于个人经历的问题,想从这些来切入,但是没聊两句,话题就转向了设计。说起设计时,两个人明显兴奋起来,但也并不会“侃侃而谈”,反而时常会沉默几秒,认真思索怎么回答,显得很艰涩。

Gang 和 Ray 在他们自己看来,是两个方向的设计者。

Gang:我是偏向从外向内去设计的,他是偏向从内向外的,我们俩方向不同。对于一个物体来说,从内而外是把它的功能和结构作为第一位考虑的因素,把功能思索透了,其他的就都能定下来了。从外而内,则是先去想象一个物体最适宜的形态,再去反推它的内部结构。总的来说,从内而外偏理性,从外而内偏感性。

专访 VH 设计师:VH 的产品是卖给「接受者」的

▲ 左边是 Gang,右边是 Ray

那你们两个人是不是经常会有意见上的冲突?

Ray:也不会,其实现实生活中的设计,会有各种各样的限制,比如成本、审美环境等等,你很难在一个真正完全“自由”的状态下去做产品。在诸多限制之下的设计,其实不会有特别大的分歧,基本都能互相认可。  

Gang:也有意见无法统一的时候,那就有可能各自出一版再看。

设计 就是找到物体最本初的姿态

在 VH 的官网上有一句 Slogan: 追求造物本质,探索适性之美 。这句话“B格”很高,把设计直接提到了“造物”的层次,但它也不太容易理解。我们聊着聊着,很自然地,Gang 就说到了这句话,这是 VH 的品牌理念之所在,也是让一个向里、一个向外两名设计者联接在一起的产品信条。

专访 VH 设计师:VH 的产品是卖给「接受者」的

怎么去理解这句话?

Gang:我来说说前半句话。我们相信,每种物体,包括自然界中的,都有自己本应有的一种形态和内在特质。设计的任务就是找到它,找到这种本质。作为设计者,应该让物体去自然生长,而不是盲目地干涉和所谓创新。  

Ray:探索适性之美,实际上就是在合适的时机,做出最符合环境和需求的东西。这里面时机是很有意思的点,比如 2000 年很优秀的一款手机,就像 Moto 的刀锋,到现在就不够好了,这是因为环境在变。再比如现在的智能浪潮,其实在我们看来也没有完全到时机,很多产品都是伪需求,用户体验并不好。未来的智能应该是隐形的。   

你们会不会排斥像智能化之类比较新的科技元素?

Gang:技术也是设计的一部分,有时候工艺和技术水平的提升可以为设计带来更大的空间。

Ray:我们并不排斥新科技,像 VH·及  这款产品就用上了无线充,可能对于科技行业内的人来说无线充电是很稀松平常的东西了,但是做出来以后我的很多朋友就跟我说,之前都不知道手机还能不用USB线就充电,你看这就是新技术。但是短时间内 VH 不太考虑做那种软硬结合的智能产品,除非它的体验能够让我们满意。

专访 VH 设计师:VH 的产品是卖给「接受者」的

▲ 对于一般人来说,VH·及 这款无线充也有高科技属性

对于如何找到物体的“本质”,他俩有自己的方法论:忘掉物品的一般形态,打破定势重新思考,为什么雨伞、水杯、笔是这个形态,思考有没有可能找到更合理更有意思的方式去呈现。这样的工作方式导致他们的“效率”并不高,Gang 说,“我们的设计周期都是比较长的,一般都是一个月左右,好产品需要沉淀,不能着急。”

VH 的产品是会挑用户的

VH 现在发的四款产品,其中一款是皮质的,另外三款是金属材质。在材质选择上两位设计师有自己的坚持,他们没有选择塑料,因为塑料太“工业味道、批量的廉价感、和用户疏远”。

Ray:在材料选择上,我们倾向于做出能长久使用的东西。以前的人很多东西都是用几十年甚至传给下一代的,买一双好皮鞋就会一直好好保养它,一直穿下去。这是一种爱物、惜物的待物气质。我们也希望 VH 的东西能在用户手上一直用下去,不会是像数码产品一样用半年又出一个更“强”的产品就换掉。

Gang:所以 VH 都会用比较持久或者说走心的材质,比如金属和皮革。

专访 VH 设计师:VH 的产品是卖给「接受者」的

选择这样的材质会不会让成本上升?我看你们的产品定价都比较高。

Gang:的确是这样,我们的产品都是同类型产品的两倍价格甚至更高。这里面不光是成本的原因,VH 是一家设计驱动的公司,我们希望除了能解决功能需求之外,也有自己的附加价值。我们的目标用户群体也是这样有更高要求的人。   

Ray:就比如一支笔,要说纯粹的书写功能,那五块钱的笔对大多数人就足够了,甚至会有人觉得贵。但是也有人买 20 块钱的笔,甚至有几千块的笔。买几块钱笔和几千块钱笔的人诉求是不同的。   

专访 VH 设计师:VH 的产品是卖给「接受者」的

▲ 几块钱、几十块钱和上千块钱的笔,所提供的价值是不同维度的

Gang:我更喜欢称 VH 的用户为“接受者”,我们不会取悦所有用户,只有那些接受我们的设计理念,有待物气质的人可能才是 VH 的目标用户。   

这样“挑”用户会不会有点太自信了?

Ray:国内的消费者也在进化,现在很多人还停留在我要买很多很便宜的东西,“双 11” 降价了就买买买这个阶段。但是消费也在升级,越来越多的人会慢慢有精品消费的理念,买一些真正适合自己的好东西。

七天众筹 20 万的 VH · 羽

VH·羽 是 VH 最新设计的一款风扇,4 月初在淘宝众筹上亮相,不到一个星期的时间里,就得到了 4000 多人的支持,总共筹到了 25 万余元的资金。

专访 VH 设计师:VH 的产品是卖给「接受者」的

这款双扇叶的 VH·羽,和我们熟悉的“摇头晃脑”型小风扇不一样,它是一个带提手的桶型。Gang 和 Ray 说,设计一款产品的最初阶段需要一个很强的 idea,对羽来说,它的 idea 来自于对“风”的理解。

专访 VH 设计师:VH 的产品是卖给「接受者」的

Gang:我们去理解“风”,风是来自于两个空间之间的联系,两个空间靠一个通道或一个孔相连,空穴来风。那么自然而然,风扇就可以是通道的样子。同时我希望这款产品是比较自由的,你把它放在哪儿都可以,用提手挂起来也行,折叠后放在桌子上也没问题。  

风量如何?  

Ray:采取双扇叶就是考虑到风量,对于一款USB风扇来说 VH·羽 的风量是合适的。  

现在产品到什么阶段了?  

专访 VH 设计师:VH 的产品是卖给「接受者」的

你可以把 VH·羽 放在桌上,也可以把它挂在墙上

Gang:现在是量产阶段,有一些工艺细节问题需要完善。这个桶型结构对内部器件的品控要求是比较高的,如果扇叶有一点点偏差,转起来就有可能不稳或者发出噪音,我们要保证每一台产品都是好用的。

Ray:4 月 29 日之前可以到淘宝众筹购买,链接在这儿: 心动了请点我 。我们 5 月份就会开始发货,在 30 天内陆续把支持众筹用户的产品发完。

如果说可以用“工匠精神”来概括锤子手机的品牌气质,那么对于 VH 来说,我很难找到一个词汇去形容他们的内核。既不是简单的复古或者极简,也不能说是北欧风或日本风。非要总结点什么的话,那就是 VH 在用最基本、最原始的逻辑去对待设计,对待产品。VH 的前四款产品,说不上有什么惊人的设计,但是它们摆在桌子上,你觉得这东西就该是这个样。就像 Gang 和 Ray 自己说的,“不追求猎奇,我们希望做出看似平常,但有意义、有韵味的产品”。

附两个很个人化的小提问:

二位最喜欢的数码产品是什么?

Ray:B&O A9,这款产品是很好的设计。

专访 VH 设计师:VH 的产品是卖给「接受者」的

来自丹麦的极简风格音箱 B&O A9

Gang:三星 Serif 电视。

专访 VH 设计师:VH 的产品是卖给「接受者」的

三星 Serif 概念电视

最喜欢的设计师是谁? Gang&Ray:

这个就多了,我随便说几个人。英国的 Barber Osgerby 组合;德国设计师 Konstantin Grcic;Ronan & Erwan Bouroullec,这是设计那款三星电视的工作室;日本的深泽直人,我俩很认同他“无意识设计”的理念;还有来自瑞士的 Norm 工作室,和来自丹麦的品牌 Menu。总的来说,我们比较喜欢北欧的设计者。

转载本站任何文章请注明:转载至神刀安全网,谢谢神刀安全网 » 专访 VH 设计师:VH 的产品是卖给「接受者」的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分享按钮